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论信徒的自我修养

为艺术而自我虐待的小牧师wirt。
beast/wirt向,可以就go√

——
———
     连续两天的疯狂纵欲让wirt有些吃不消,在床上一直睡到下午,连祷告都错过了。但就算休息了那么久,他的身体状况也丝毫不见好转,下床的一瞬间就跌到了地下,软绵绵的腿更是让情况不能再糟。
     那个男人遵守诺言,他尽心尽责配合了wirt两天,让这具尚在人间的身体上了天堂 。今天是第三天,也是wirt给自己规定的最后一天。再一个晚上,他就能写出饱含真正感情的作品了。

     男人的家在森林深处,在林间跋涉的每一步都让wirt苦不堪言,仿佛走在刀尖上。推开门,已是黄昏,炉子里咕嘟嘟的炖着什么东西,香气四溢。
    “来了?”男人听见门响,没有回头,继续照顾自己的一锅肉汤,语气倒是满愉悦:“你恢复得挺快。”
     wirt惨白着脸,找了把椅子,撑着椅背迟迟不肯下坐。“没有……还在疼。”
     “那你还来?”男人有些惊讶。
     “你不来找我……对了,这是前两次加今天的钱。”wirt最终还是坐到了椅子上,由腰部传来的疼痛让他不由嘶出了声。
    “不,你这样让我觉得被羞辱了。”男人摇摇头拒绝了这笔钱。也对,如果被给钱的是wirt,他一定也会拒绝。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不久,肉汤好了,男人也没问wirt吃过晚饭了没有就给他也端了一碗上来。面包切好放在盘子里,他找了块毛巾把手擦干,就这样晚餐开始了。
     热汤和干面包让wirt感觉好多了,他抬头,发现男人早已用餐完毕,在注视着自己。“今天是最后一次了。”wirt低下头说。
    “也对,再这样下去你会受不了。”男人点头。
    “已经很累了……”wirt泄气的说。
    “那为什么……”
    “因为也要体会痛苦和悔恨。”
   这句话很不中听,但男人听完只是哈哈大笑,丝毫没有不快,甚至更多的是理解和赞许。
    “不愧是教廷的人,在天堂也要苦行。”
   “确切来说,我不是教廷的人……我甚至连牧师都算不上……”wirt把头埋得更低。
    “你应当是。”男人笑吟吟得说。
   “我……不配……”wirt叹了口气,“我只是个诗人,为了体验崇高的感情而体验。”
   “所以才选择背叛主这条路么?”男人的话吓得wirt慌忙辩解起来——“不不不!我没有背叛,我体验感情只是……只是为了能写出更好的作品来歌颂主,以及……以及让后人为鉴。”末了他找回了那么点信心,可是在对上男人视线的瞬间,又消失无踪。
    “啊~天堂已经上过了。”
    奇怪,就在男人说这话的时候,wirt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头晕。
    “等等,beast你……”
    他还没有说完,视线就果断黑了下去。听见遥远的地方传来男人的声音——
    “现在陪我下地狱吧。”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