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beastwirt(bw)今天牙痛说不出话

     又名“bef自作孽不可活”
     考试了却在刷lofter,内疚的更一发。  
     还记得bill(bipper)在怪诞小镇中,给鹿拔牙的那一段么?
     icefinn(if)略幼齿化。
可以就go√



     今天bw不太对劲……吃早饭的时候if悄悄打量着面色不善的迷林之王。而对方似乎完全不想注意自己的样子,恶狠狠地瞪着盘子里的培根煎蛋。
     以往都会回应我的……if委屈的想,今天他向bw问好,可是对方只是抿了抿唇,就略过自己下了楼。现在被自己这样的目光盯着,却一点反应也不给……
    if脑内想着曾经的bw,一个会歪头询问自己“怎么了?”的,和蔼的bw,再对比现在这个浑身散发着黑气的bw,难过的几乎要掉下眼泪来。
    “哗啦”坐在bw旁边的morty,似乎是受不了bw周围的低气压,推开盘子就走掉了。徒留盘子里的土司片瑟瑟发抖。
    if颤颤巍巍的拿起自己的牛奶,结果还没递到口中,杯子就膨的一声,被他自己冻裂了。

     qaqqqqqqq好可怕,谁来救救我【if式惊惧】

     这样想着,救星(?)bipper就端着营养麦片粥坐了过来。作为一个响指啥都有的bef第一好朋友,bipper自然是每天都(被逼)去做早餐的人。好吧不要侥幸,中餐和晚餐还有下午茶、夜宵也是都是他做。弄完全员早餐才轮到自己,bipper饿坏了,没注意bw的异常就对着他坐了下来,然后if的手立刻求救似的缠上了自己的衣角。
    喂喂你手上还有冰牛奶渣子呢。

     bw看了眼坐在对面内心戏极足的二人,极不情愿的,再次拿起了刀叉。
     牙……好痛……痛得仿佛有人在口腔里打桩……unknow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痛,难道是有人开挖掘机?不会呀天地洪荒宇宙洪荒unknow里哪来的现代科技……
    你内心戏也很足啊baby

     “呲喇——”bw面目狰狞的把叉子在盘子上摩擦……bipper嘶了一声忍不住了。
    “我说bw你一大早发什么神经呢?是饭不合口儿还是怎么地了?”
    bw只好面容扭曲的,几乎像是革命烈士写血书般,用手指头蘸果汁,在桌子上写下了“牙痛”这个词。
    “哦~原来是牙痛啊~”bipper眯起眼睛,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牙痛!bw你怎么不早说,让我吹一吹冻住不就好了?”icefinn欣喜于得知这一情况,主动请缨。
    出人意料的,大概是病急乱投医,bw竟然答应了。他坐在椅子上,顺从的张开嘴等带if。

     于是傻孩子if就真的这样干了。
     极冷的气流像裹着刀一般,深深的扎进bw的牙龈,再捅进大脑,接着转动刀柄,把bw的头部搅成一工厂失控的烟花。
    哐当一下子,if就被bw条件反射的踹出了3米,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自作孽不可活。

    看样子是真疼了,伟大的迷林之王现在跪在地上,捂着嘴不住的颤抖着。

    好痛……痛的快死掉了……让我吹灭灯吧,这样的痛苦我不想再忍受了……唔……不行,风也是冷的,嘴张不开……

     内心活动丰富的bw并没有注意到bipper的动作,于是bipper很轻易的就挑起了bw的下巴。
    这朵bef的高岭之花现在格外脆弱。眼泪正大滴大滴的从他那绚丽的眼中流出,仿佛也带上了彩虹的颜色,马上就要变成钻石,然后bw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告诉bipper“我的真名是玛丽沃特苏。”
    打住,bipper告诫自己。然后他居高临下,用十分睥睨的眼神俯视着bw——
    “求我,给你拔牙。”




    最终还是由morty准备好了牙医工具给bw拔的牙。





     unknow没事,只是bw吃greg给的糖吃多了而已。
_(:з」∠)_end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