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粥

来者不拒【吸溜】

无题

霍格沃茨设定

悲剧,可以就go√

-

-

-

 “真可惜,他竟然是个斯莱特林。”

    不知道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dipper觉得这句话自己已经听了太多次,燃着蓝火的壁炉旁,挂满壁画的墙壁下,挤满学生的走廊口……人人都在谈论,以致让他产生了一丝恶心。这个人对于他是如此的陌生,不禁让dipper问自己,这些他一个拉文克劳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自己不得不去熟悉这个名字。

   “要知道,他看上去像个赫奇帕奇。”dipper隐藏在图书馆的架子后面,听着学生们窃窃私语。

    “真可惜……”后面的话dipper没有听到,他从架子后闪出身形,那些人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他离开图书馆。

    “你们应该多学学,他研究咒语比你们还像拉文克劳。”老师在上课如此告诫道,这让dipper不禁有些生气。

    他是谁?他到底有什么资格?

    dipper产生了一股无处发泄的怒气,dipper一向认为自己是最出色的,最快的反应,最敏锐的观察能力,最灵活的运用咒语。

    他一切没有显露出来的骄傲,此时全都变成的煎熬,他起身,离开课堂。

   老师望着他的背影:“可惜……”

    他寻找着,在楼道里飞快的奔驰,斯莱特林的银蛇惨白得晃眼,墨绿的绸布昏黑的沉寂。拉文克劳的鹰收起羽翼,格兰芬多的狮子咆哮无声,赫奇帕奇的獾垂头丧气。

   dipper冲进了礼堂,门猛得大开。

    几千双眼睛沉默的看着dipper,他看见格兰芬多的姐姐闭上眼睛,但是他没有驻步,径直冲向斯莱特林最尽头的长桌。

    “你们有看见……”但是他没有说完,被一个蓝裙子的女孩拽住了。

    “太晚了……”她摇摇头,把dipper按在拉文克劳的座位下,并死死的拽住他,一步都不让他离开。

    校长走进礼堂,一切都安静下来,但dipper的脑内却轰得一声炸开了。

    “今天我们来悼念一位勇敢的同学……”蛇院和狮院坐在礼堂最遥远的两端,相顾无言。dipper站起来,他什么都明白了,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可是他再也无处可以逃离。

-

-

-

wirt死亡,见之前的设定,wirt弟弟Greg是格兰芬多,dipper是拉文克劳。

故事大概就是,dipper带着姐姐还有Greg去禁林探险,结果遇上了危险。然后因为不放心弟弟而跟随的wirt救了他们,自己牺牲了。

dipper选择性失忆。

啊,好久不写东西了,突然诈尸。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