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阿飞正传【纯恶搞向】

 我要给阿飞做正传,已经不止一两年了。但一面要做,一面又往回想,这足见我不是一个“立言的人,因为从来不朽之笔,须传不朽之人,于是人以文传,文以人传——究竟谁靠谁传,渐渐的不甚了然起来,而终于归接到传阿飞,仿佛思想里有鬼似的。

  然而要做这一篇速朽的文章,才下笔,便感到万分的困难了。第一是文章的名目。鲁迅曰“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这原是应该极注意的。传的名目很繁多:列传,自传,内传,外传,别传,家传,小传……,而可惜都不合。“列传”么,这一篇并非和许多阔人排在“正史”里;“自传”么,我又并非就是阿飞。说是“外传”,“内传”在那里呢?倘用“内传”,阿飞又决不是神经。“别传”呢,阿飞实在未曾有千手柱间辣手摧花,强摘沙场玫瑰。“本传”——虽说霓虹正史上并无“忍者列传”,而AB叔也做过《火影忍者》这一部书,但大大则可,在我辈却不可。其次是“家传”,则我既不知与阿飞是否同宗,也未曾受他前辈的拜托;或“小传”,则阿飞又更无别的“大传”了。总而言之,这是套用鲁迅先生所撰《阿Q正传》的正传上,只能借此表达自己强烈的敬意感激和愧疚。

  立传的通例,开首大抵该是“某,字某,某地人也”,而我并不知道阿飞姓什么。有一回,他似乎是姓宇智波,但第二日便模糊了。那是宇智波的老不死刚见他时候,白绝镗镗的报到洞里来,阿飞正吃了两块红豆糕,便手舞足蹈的说,这于他也很光采,因为他和宇智波原来是本家,细细的排起来他还是宇智波孙子呢。其时几个芦荟倒也肃然的有些起敬了。那知道第二天,白绝便叫阿飞到宇智波老不死那里去;老不死一见,满脸溅朱,喝道:

  “阿飞,你这浑小子!你说我是你的本家么?”

  阿飞不开口。

  老不死愈看愈生气了,抢进几步说:“你敢胡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本家?你姓宇智波么?”

  阿飞不开口,想往后退了;老不死跳过去,给了他一个嘴巴。

  “你怎么会姓宇智波!——你那里配姓宇智波!”

  阿飞并没有抗辩他确凿姓宇智波,只用手摸着左眼,和白绝退出去了;外面又被白绝训斥了一番,谢了白绝。知道的芦荟都说阿飞太荒唐,自己去招打;他大约未必姓宇智波,即使真姓宇智波,有老不死在这里,也不该如此胡说的。此后便再没有人提起他的氏族来,所以我终于不知道阿飞究竟什么姓。

  倘他姓宇智波,则据现在好称郡望的老例,可以说是“谁也不是的男人也”,但可惜这姓是不甚可靠的,因此籍贯也就有些决不定。他虽然多住“晓”,然而也常常宿在别处,即使说是“晓”,也仍然有乖史法的。

  我所聊以自慰的,是还有一个“阿”字非常正确,绝无附会假借的缺点,颇可以就正于通人。至于其余,却都非浅学所能穿凿,只希望有“历史癖与考据癖”的旗木先生的门人们,将来或者能够寻出许多新端绪来,但是我这《阿飞正传》到那时却又怕早经消灭了。

  以上可以算是序。


评论(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