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星光闪耀之上

中世纪教会设定

   dipper一见钟情wirt……可以接受的话就go?

-

-

    dipper是个默默无闻的牧师,尽管他有一个当红衣主教的姥爷,一个当白衣主教的叔公,还有一个和吸血鬼谈恋爱的姐姐,他依旧默默无闻,连找他驱魔的人,毕业之后,也不超过三个。

-     

 “不行啊我亲爱的bro,你得给追你的女孩一个理由。”mabel痛心疾首道。

     dipper面无表情的种着他的豌豆——“我爱基因分离定律。”【雾】

 -

  “不行啊我亲爱的dipper,为这事我已经和你姥爷打过许多架了,痴迷研究把教会事务都推给我balabala”叔公气呼呼的教育dipper。

  “bill在mabel的鼓励下最近改吃玉米片了。”dipper战略性的打岔。

   “什么!那个吸血鬼混小子还在骚扰mabel吗?!六指?!六指!你不是说这事你负责的么?!”叔公甩着白衣主教的袍子登登登的就去找红衣主教搞事情了。

    dipper得以重回他的豌豆田。

-

    很快,他遭到了mabel的报复——他的豌豆田被强拆了。

    “别担心my bro,”他sis解释道,“教会说要派来一个高级牧师,多跟他学学哦。”

     于是他就遇到了wirt。

     wirt个子比自己高,wirt头发看起来很柔软,wirt喜欢穿斗篷,wirt穿衬衫很好看,wirt收藏了许多诗集,wirt不擅长与人交流,wirt…wirt……dipper几乎是在看见wirt的瞬间被烧毁,他在燃烧,每一股烟雾都聚集成wirt的样子。

     wirt的寝室被安排在阁楼,不是个大地方,因为wirt说他短暂停留几个月后就会离开,他从不在一个地方待太久。dipper每次晚上结束科学考察回来,都可以看见那个亮着灯的小阁楼,夜空好像一瞬间被星光照亮。

     哦,不要在意一个陷入爱情苦海的科学家,bill讽刺道,忘记了他当时追mabel的时候差点把自己暴露在阳光下弄得灰飞烟灭。

-

     dipper很快就用自己的聪明才智(科学知识)和wirt打成一片。

     而高级牧师在到来一个星期后,也引起了小镇人的注意,wirt礼节性的微笑让少女为之着迷。突然之间,家家都开始闹鬼,到小镇教堂寻求帮助的人,比整点敲得钟声还多。

     有些是真,有些是假,wirt的咒印让对除魔一向没有什么兴趣的dipper也变得好奇了起来。不过wirt总是说他其实更喜欢另一种方法,由于dipper还没有掌握魔法,就没有先问。

    “终于结束了……”dipper转过身把教堂大门关上,他们忙活了一天,从早上给樵夫的女儿撒圣水,到晚上给乡绅的女儿讲经。现在,月光黯淡,星光闪耀,等他们打扫完教堂,就可以休息了。

     “是啊,”wirt点头道,“你讲的东西说服他们了。”

      “噢~dipper又在谈科学,在这样下去,牧师就要失业了。”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插入了对话。

     “bill?!!!”dipper大叫,望着坐在十字架上的吸血鬼不知道说什么好。红眸犄角,蝠翼箭尾,坐在十字架顶端的吸血鬼,自誉为“渎神的恶魔”到处坑蒙拐骗,可是偏偏打又下不去手,赶又赶不走。

     金发的吸血鬼瞟了dipper一眼,就把目光转向wirt。他飘下十字架,径直飞到wirt面前:“我看见了萦绕你心脏的黑影,和我做个交易如何?”bill伸出了右手。

     出dipper意料的是,wirt并没有问bill什么交易,而是直接握住了bill的……手腕,从半空中把bill拽了下来,然后一个利索的膝击把恶魔踢出了三米远。

     “其实我更喜欢用物理方法除魔……”正当wirt说话时,教堂大门被推开了——

      “bill你又到处闯祸!!!还不快帮我bro打扫教堂作为补偿!”少女把自家恶魔拎到扫帚间再教育去了。

-

     “dipper你竟然不告诉我mabel有个吸血鬼男朋友。”经过刚才的波折,wirt还有些喘气。

      “是啊……”面对wirt的责怪dipper一时竟答不上话来。

       “不过这倒是个写诗的好题材,改天要听我读么?”wirt问。

        “好。”教堂的穹顶之下,dipper眼中的wirt甚至闪耀着星光。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