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猫草与猫薄荷

    主要是气味梗,每个人都有特殊的气味。恋爱关系已定?

     巴里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猫对待他和哈尔的态度会差那么大。
     如果是哈尔帮老奶奶够树上的猫,还没有等他靠近,那些之前喵喵叫小东西就自己跳下去了。如果是巴里,把猫从树上拿下来后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要把猫从自己身上拿下来。
     街区流窜的猫总是嫌弃哈尔递过去的猫粮,而巴里,总是要小心不要被猫咬到。
     —
     “也不是鱼味啊。”某次战斗结束后,灯侠降下来摆弄队友的闪电型小角。
     就算是有神速力加成,巴里也是硬生生用了两秒才意识到哈尔说的是什么。哦,原来是指气味。巴里实在太招猫喜欢了。
     “那你说像什么?”他问。
    “不知道。”之后哈尔又嘟囔了些什么,可惜巴里听得并不清楚。

     但不光是哈尔描述不清巴里的味道,就连巴里对哈尔也亦然。
     从飞机上下来,或从宇宙空间飞回时身上的气味,猖狂得逼人流泪。但当他在外星冻感冒躺在床上哼哼的时候,气味则有些发甜。时而刺激,时而温和,这种让人捉摸不定的特性的确很难描述清楚。
     —
      说不出恋人气味是件恼火的事,于是哈*坚持作死*尔在一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拉巴里进了一家宠物店。
     不到五分钟就被赶了出来。
     “摸猫就摸猫,你们这群鬼佬带什么猫薄荷?”
……
……
     “猫薄荷?”哈尔把门关上对着空气猛嗅,“传说中的猫科迷幻药?太好了我可以找豹女玩了……”巴里就这样靠着门框,看哈尔绕着公寓转圈圈,像是某种大型犬。他突然走上前把恋人抱了个满怀,然后用神速力欣赏到哈尔的表情由惊喜转换到狡捷。
     “被你迷住了天才。”他解释道。
    “yeap~我就是这么有魅力。”
    他们交换了一个吻。
……
对不起我拉灯了
……
     “我想起来你是什么味道了。”哈尔裹着浴袍,把腿翘到沙发边缘,抖着脚尖上的水。
     “什么?”巴里从浴室出来,问道。
     “很久之前,我在地中海试飞,把飞机迫降在某个牧场。我顺着篱笆走,当湖水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发现自己被一片麦子包围了。”
     “常被用来点缀绿地的麦子,燕麦,又叫猫草。”巴里拉开冰箱,叼出一个甜甜圈。
     “嘿,有人告诉你腮帮子鼓鼓的很像仓鼠么?”哈尔笑道,还没有说完,就被塞了一口甜甜圈。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