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月光笼罩之中

   天知道起名废为什么还要逼着自己想名字,明明是一个系列却不直接写一二三。老样子的牧师dipper×牧师wirt。

    好姐夫bill可以接受么?接受就go

-

    “……”dipper把手收回,就见不远处一棵大树怪叫一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下去。之前被树妖遮挡住的被月光落了出来,dipper的侧脸在月光的笼罩中也柔和了许多。

     自从wirt来之后,他对咒印之类东西的兴趣就呈指数倍增长。夜晚进行科学考察的时间被用来训练除魔,而且他进步的也很快,毕竟本来底子就不错。

     就在他准备去查看树妖遗骸的时候,身后的树丛传来了一阵不同寻常的悉索声,接着,就是一耳熟的声音:“知道么?在驱魔方面,你是个天才。”dipper不用回头都能分辨的出这个声音属于谁。

     “这么说,你刚才一直在偷窥我。作为吸血鬼,这可不怎么优雅。”dipper自顾自的处理着自己的事务。

     “但这不影响我当个好姐夫~”

     dipper吸了口气,转向那个一直在自己身后喋喋不休的吸血鬼:“听着bill,关于mabel的问题,我认为我们讨论的已经够多了。”他盯着那个金发吸血鬼,“你到底来干嘛?”

     ……

    吸血鬼翻了个白眼:“要不是mabel我才不给你讲呢,那个新来的牧师是死是活都跟我没关系。”

   “wirt?他怎么了?”

    “well……”bill没有立刻接dipper的话茬,他踏着月光飞近树妖的残骸,低头打量着站在旁边的dipper,“他的过去有阴影,dipper……一个蚕食他生命的野兽。趁他还没有被黑暗吞噬,在他有限的生命里,多陪陪他,就像我陪mabel一样。”

     “为什么跟我说这个?”dipper猜测着这个吸血鬼的意图。

     “因为我是个好姐夫~”bill狡猾的冲dipper眨了眨眼睛,扇动着翅膀看样子是要离开,不过就在他快要完全退出明亮的区域时,bill一脚把之前那个树妖的残骸踢进了树林,“何况那东西活着的时候跟我有仇。”

-

-

     回到牧师宿舍,wirt阁楼的灯已经灭了,但dipper还是想再去看他一眼。

     他进去的时候没有敲门,看wirt的被子在微微颤抖后他第一反应是为吵醒了wirt而道歉。可是当他走进,却发现wirt紧闭着双眼,根本没有醒。

     “wirt…wirt?”他推了推对方。

     “救……嗯?dipper?’”wirt惊醒了,但是依旧花费了很长时间才在黑暗中看清dipper。

     “怎么了?”dipper把wirt小心翼翼的扶起来,可以感觉到对方依旧在颤抖。

     “噩梦……”

     dipper凝视着wirt惨白的脸,bill刚才说的话和wirt现在的反应吓到他了。dipper迟疑着要不要说出一个句子,这个句子他渴望说出来很久了。

     “要先到我那去休息么?”他小心翼翼的请求道。

      而wirt只是发出几声嘟囔后,就点头同意了。

-

     wirt第二次入睡就安稳多了,dipper在楼下的房间很大,足够架两张床。

    这也算陪么?他望着wirt的睡脸,极力想看出什么。可是月光没有办法将每一个地方照亮,模糊不清的地方太多。dipper叹了口气,也闭上了眼睛。

-

     窗外,月光将树林的影子投射的格外狰狞。

-

-

-

您的好友:【醋罐】beast正在上线。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