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bef】燃之若甘

单纯的bipper折腾beastwirt。关于finn(或fern)最后有个调查。
可以就go
——
  beastwirt听见了自己的尖叫,整个迷林都在旋转,黑暗的地方在发光,本该明亮的地方反而是漆黑的。
   他在尖叫。
   失控的感觉糟透了,他甚至找不出哪种藏在记忆里痛苦经历可以和这个“媲美”。就像是眼耳鼻口都被堵上了一般,他觉得自己快要被溺死了,在干燥的迷林里,在他自己的领域。
     伟大的beast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缩起来的欲望,脆弱得像个经太阳暴晒的幼苗。他手抖得厉害,几乎没有办法抓住树皮,一个劲儿沿着树向下滑。
     于是他确确实实的把自己缩了起来,至少在他感觉到自己还有身体后,他是以团状,跪在地下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
    “你做了什么,bipper?你做了,什么?”他试图扭转身子,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看穿,但是没有办法,bw的视线是模糊的。眼泪好像从四面八方渗了出来,无法控制。不过还好,他没有丧失听力。
    “和以前一样,只是灵魂而已。”这声音在脑内回荡,wirt感觉到对方在靠近,依旧恶心的想吐。
——
     年轻的野兽发出了咆哮,可那只是类似于咆哮的声波罢了,幼兽再怎么模仿母兽,稚嫩的声音也威胁不了入侵者,反而还把危险引入了巢中。
——
     bipper无奈的在bw面停下,这个beast发出了尖锐的嘶嘶声。
    “其实……是你的灵魂。”
    bipper似乎听见了啜泣。
     他叹了口气,俯下身子,让把对方半个身子圈入怀中。手臂在bw身后环绕,避开尖锐的角,揉搓着bw柔软的发根。dipper的身体不够健壮,但是灵活好用。bipper的每一个动作都可以引起bw不小的战栗,无论是轻轻拍打脊背也好,还是对着耳根吹气,……真担心这个新beas把自己抖碎了。
——
    wirt觉得自己在燃烧,痛苦的煎熬着。可是被bipper触碰的地方却是彻骨的寒冷。就在刚才,他在bipper的诱骗下,烧掉了自己的灵魂。
    “为什么?”他大口大口的吸气,好让这三个字说的连贯一点。
     “你太年轻了bw。”声音就这样在耳边响起,勾画出那人带笑的表情。
     ——
     “你有beast上千年的记忆和经验,却像对待垃圾一样想把它们丢掉,不可以。”

    “我活了太久,应该有人陪我,或者给我殉葬。”

    “谁都看出来你不想要这个身份,不过没关系,你回不去了。”

    “燃烧了自己的灵魂,放弃吧,你和哪个世界已经没有联系了……就如同我吞噬了dipper一样……”
   
     “等if手刃了草剑,一切将无法逆转。”
——
——
——
——
——
——
似乎是end也似乎有关联?
——
   有关为什么beastwirt会接受bipper的撺掇,烧灵魂。
     我想这应该是源于beast和bill的老习惯,类似于大老爷们每周五晚上在路边吃烧烤,bill会不定期带着灵魂去找beast玩。wirt接手后,因为继承了beast的记忆和经验,所以也保留了这个习惯。结果不小心被bill暗算,断了最后一丝变回人类的希望,只能安心当个野兽。
     bill为了黑三角的稳态也是蛮拼的hhh
    (以上纯属瞎编)
    不过有人吃草芬和if的拉郎么???官方不能再棒wwwww

评论(1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