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日光明媚之下

终于可以完结了
微dipper x wirt结局
前几篇与番外。
可以接受的话就go
——
   自那次噩梦之后,wirt就一直留在dipper寝室。对dipper来说,这是求之不得的机会。这样的合宿从夏季一直持续到落了第一场雪,寒冷使他们的关系更为亲近,再到日照逐渐变长,他们已经很熟悉彼此了。
     但是wirt总是刻意回避“你刚当牧师的时候在干什么”之类的问题,这让dipper不得不再三考虑bill对自己说过的话,wirt的过去有阴影。
     ——
     “明天我要回家一趟,”wirt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声音像晒过太阳的棉花一样朦胧,“greg终于毕业了……不过是在本地当个初级牧师,还是四处云游传教,他需要些指导。”
     “那你打算怎么出发?”dipper知道弟弟这个关系对wirt的重要性,也没有阻拦。
     “从大路走吧……”wirt把脸在枕头上磨蹭着,说道。
      “为什么不从树林穿过去呢?比走大道快多了。”dipper提议。
     “不,当然不。”没想到wirt一下就拒绝了,“树枝会挂坏衣服,大路上还有马车,再怎么说都比人抄小道快……”
    dipper感觉wirt动了动,用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实。这是明显的拒绝交谈暗示,他失落的想。好像有堵无形的墙,隔开了两人。
     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树林而已……dipper咬咬牙,没有道晚安,他就入睡了。
——
    dipper是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wirt的床整整齐齐,看样子很早就离开了。等
      他把衣服整好,门还在“匡匡”响个不停。
    “您好?请问有什么事么?”dipper拉开门。
    “没见你有赖床的习惯啊我亲爱的欧豆豆樵夫的女儿打水回来好像有些中邪wirt让你去处理。”
    mabel一脸焦急,说了一串话连气都没歇。dipper马上清醒了过来。
    “wirt?他现在人呢?”
    “他说他还有事,头也不回的就进小树林了。”
      危险的信号在dipper脑内炸开,他几乎是跳起来就要向外冲。wirt不可能去小树林,什么事发生了。
     但是mabel叫住了他:“衣服穿上,还有带上这个。”
    “斧头?”
    “bill叫我带给你的,好了,赶快走吧。”
——
   冲进森林dipper才明白自己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没有目的,没有理由。对wirt的好感算是理由么?可他一直没有得到过wirt本人的回应……也许wirt只是突然变了主意,想走小树林而已,我现在应该回去继续我的冬眠。
      于是这样想的dipper很快就停住了脚步,正当他要转身时,一声悲鸣牵住了他。
    那声音属于某个他熟悉的牧师。
    他掂着斧头,小心的躲在一棵树后门。
    屏住呼吸。
     wirt在那,一根危险的木藤正危险的缠在他的脖子上。防护结界闪烁着,表明它的构建者还有意识。
     而站在wirt面前,想要摧毁这个结界的是……一个怪物。长着角的,黑影。
    黑影对wirt说话了。
    “我想要你,wirt,死亡想要你。”
    “我不属于你……beast。”wirt的声音像是从胸腔里挤出来的。
     “那你属于谁呢?你应当爱我。”
     dipper猛的从树后冲出,一道灼目的火光直击怪物后脑。“……!”
    可是令他惊恐的是,就算那个怪物脑袋被灼了个洞,也没有影响到它的活动。
    黑影缓缓转过了身,用剩下的一只发着白光的眼睛凝视dipper。直面它,dipper才发现这个怪物是由几组盘根错节的木藤构成。它们向上蜿蜒,怪物就这样复原了。
    “树林多了一只小狗?”怪物减轻了对wirt的束缚,缓缓接近dipper,“嘶……之前灼烧我的也是你吧?”
    可怕的是,dipper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
     “跑dipper!快跑……beast回来,你的目标不是他…求你……”
     “安静!这里没有你说话的权利。”怪物猛一挥手,wirt被提到了空中。他发不出声音,但是固执的用口型一遍一遍叫dipper跑。
     这个动作印在dipper脑海里,突然产生了一股比恐惧来势更猛的暖流,轰一声炸开。
    dipper左手飞快的结印,趁怪物分神于wirt的一瞬,大量咒语泄在怪物身上,激发出耀眼的火光。beast发出怒吼,构成身体的木藤分崩离析,尖锐的木片四处飞溅。尽管它可以修复,却也无法再向前一步了。
     冷汗顺dipper额头向下流,一些噼啪作响的树枝从背后勾住了自己衣角。他奋力一振,从里面挣脱开来,高举斧头。
     好比一千个受苦受难的亡灵同时哀嚎,beast发出了人耳尚不能及的惨叫,beast体内的白光从裂缝中冲出,又带起新的裂缝。beast再也困不住他体内的阳光了,光织成了蛛网,而beast就在网的深处,被吞没了。
     “dipper!!!你……beast……天啊beast死了t?!dipper我不敢相信……哦dipper你竟然……”
     wirt从半空中摔下,立刻爬起来疯了一样在beast消失的地方转圈。表情抽搐着,不确定到底是悲伤还是欢乐。
    “他早就是死物了,wirt。”dipper摸一把脸,获得了满手鲜血,“不打算跟我说说么?”
     回应dipper的,靠在肩膀的啜泣。比他更高的少年拥抱了他。
     还能再奢求什么呢?
——
    太阳冲破云层,出来了。



end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