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unknow(2)

依旧是redipper和wirt
     这篇人物性格和故事背景逐渐出现。wirt的厄运身份,和gleeful(或许ooc)的性格。讲真,这个gleeful肯定违背了大多数设定,但绝对不是没有道理。
      虽然wirt不再是bw了,但他依旧摆脱不了beast的诅咒,无意识的吸取他人的灵魂。 unknow系列是已经文稿完成的中篇,祝我能在假期结束之前把这烧脑东西码完吧XD
——
——
——
    周一wirt照常回到学校,幸好伤口已经愈合,没有影响到正常行动。他只需要回到座位开始一天的学习。
……
     “早上好,beast。”
     wirt几乎是要跳起来逃走了。
     “Mr.gleeful?!!!你怎么……”
    “安静点,”gleeful做了个“冷静”的手势,“这里只有你记得我,别太高调。”
    的确,周围一圈同学脸上的表情可以用冷淡形容。按照之前看表演时gleeful的受欢迎程度,这很不寻常。gleeful似笑非笑的帮wirt拉开座位,“很高兴成为你的同桌。”
  ——
     也许只是他本人太过敏感了,gleeful在学校表现得完全就是个普通学生。按时到校,认真完成作业,上课回答问题,每天下午由他管家接回家。wirt很快就过了那种一下课就夺门而逃的阶段,开始试着慢慢接近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
     “你对不明事物的接受能力好得让人惊奇。”在第七次wirt试图偷瞄gleeful笔记本的时候,gleeful说道。
     “但我依旧很好奇,”wirt知道对方在指什么,“你到底是怎么隐藏自己身份的。”
     “无需隐藏,”gleeful点点自己的额头,“只需要修改他们的记忆就好。”
      wirt惊异得盯着gleefu额头上排列特殊的七颗星星,仿佛只要盯着这些小标记,就能理解宇宙间所有的奥秘。
       但老师不会给他盯“宇宙奥秘”的时间—
     “wirt?我需要你回答个问题,先生。”
    “他从不叫你。”wirt从牙缝里丢给gleeful一个抱怨,愤愤的站起来。
——
    他不明白为什么gleeful会突然来到自己的学校,这个天才到甚至可以推断老师下一个句子是什么,完全没有浪费时间的必要。
     greg的病在自己开学后有所好转,无法陪伴greg,看他一点点康复让wirt多少有些烦躁。
     “你到底在期望什么?!”wirt忍不住在gleeful又一次眯起眼睛看他的时候冲gleeful吼到,“还是只想看我出糗?爆掉的灯管?还是倒塌的观众席?这些小事我已经习惯了,不麻烦gleeful先生亲自慰问,我还记得你曾经绑架过我,这么闲的话不如好好回去计划你的演出。”
       gleeful只是静静的听完wirt的指责,然后似乎很疲惫的闭上了眼睛:“你会知道的,wirt。”
——
     气温刚有所回升,就很快降了下去,还以为是春天,其实只不过是冬天一个恶劣的玩笑。雨水被欺骗后在错误的时间落下,冻在树枝上,挂了一溜又一溜,像透明的钟乳石。
     校园门口的冰已经清理干净了,路上残留了一些小冰块。
     “离远些,厄运!”有些低年级的小孩捡起冰块朝wirt丢去,好像是在发泄他“夺走”greg的恼怒,greg在学校最受欢迎。
     孩子的感情永远是最直接的,同学大多对自己已经漠然了。wirt被称为学校的“负能”担当,不是说他本身有多消极,而是指他会给周围人带来坏运气。有他在的场合,总会有人受伤。想想吧,他甚至被阻止观摩学校的橄榄球比赛。
      好在他成绩不错,同学对他也算是客气。但和善的态度不代表他们不怕你,wirt用手把衣服上的冰渣子扫掉,能连累自己弟弟,难怪别人把你当做怪物看。
     他刻意放慢脚步,好和前面的黑发女孩保持距离,她正踩着两块冰向前滑行,杰森•方德伯格在校门口等她。
     wirt知道自己应该离她远些,但是能让自己稍微感觉到一些慰籍的,似乎只剩守护她背影这件事了。
     低年级生从他身边呼啸着跑过,在悬挂着冰锥的树下打闹。树干摇晃着,连带树枝也开始抖动。
     他也为greg抖动过树枝,好让雪从上面落下来,落到他们鼻子上。
      但今天似乎不是冻鼻子的日子,冰锥明晃晃的闪着光,树枝碎裂了。
    wirt扑了出去,他的手指挨上了女生的后背,用力将人推开。景物飞速的变换,他踩到冰滑倒了,头磕在地下,视线飞速的暗了下去。
——
——
     黑暗
     黑暗中有树木浮现
     黑暗中的树木开始腐烂
     黑暗褪去

     “哈啊……”wirt猛的吸了口气,挣扎着坐起来。他现在满鼻腔酒味,头痛到裂开。
     “二锅头,效果还不错。”拿着试管的人淡淡的看了wirt一眼,把试管里的酒倒进了一个玻璃罐子,罐子里跑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幼崽,在灯光下一沉一浮格外诡异。
     “gleeful!这不是你第一次绑架我了。”wirt用掌根揉着太阳穴,脸上表情很难看。
     “我连手铐都没给你上。”gleefu用魔法给他递了杯水。
    “感激不尽……”好在wirt已经习惯了gleeful的神秘,接过水就开始喝起来,gleeful在一旁好像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
     “没事你可以先说。”wirt放下杯子对gleeful说道。
     “我担心你待会儿会吐出来。”
    “……没事。”
    gleeful偏了下头,好看清wirt脸上的表情。
     “wirt你还记得我第一次绑架你的原因么?”
     “不记得,也许你修改了我的记忆。”
     “并没有,只能说明当时我的做法确实很不妥帖。”
     “我可以理解为道歉么?”
     “但我确实很激动……在某个临近死亡的地方,我曾经见过不一样的你,以吸取别人的灵魂为生。”
     “没事,我很好,继续。”
     “现在你却在这里,可是我丝毫不怀疑那个生物就是你……因为你现在依旧在蚕食他人的灵魂。”
     wirt的反应好像gleeful又一次把他捆在了椅子上,一动不动,只有眼睛里的光还在闪烁“怎么会……”
      “我在你学校呆的时间不短,想想你所经历的事情吧wirt,总在伤害别人……明显的蚕食灵魂现象。”
      “你怎么知道的……”
      “我……”gleeful的咬合肌扭曲了一下,“我做过大量的实验,大量的。”
    “……”
     “回到你的话题。关于你灵魂蚕食现象的受害者很多,wirt,你弟弟就是其中之一。”
     wirt张开嘴,好像马上要发出尖叫,但是他没有,就那样呆呆的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少年。
    “我可以帮你,只不过在我找到方法前你必须要与外界隔离。”gleeful不出所料看到了wirt眼中的绝望。
     “可是我的家人…”wirt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记忆的小手脚,别忘了,记忆的小手脚。况且,你不在,greg才能更好的康复。”gleeful来回观察着wirt的面部表情,视线好像温柔的刷子,一遍遍扫掉wirt剩下的犹豫。“你可以先住我家。”
      “谢谢你,gleeful先生……”wirt最终还是说出了gleeful想听的句子。
——
     “所以这孩子你就拐走了?”mabel晚餐时用叉子指着wirt的背影悄悄问她的胞弟。
     “问题?”
     “完全没有~”她笑着,继续解决她的晚餐。
    ——
    wirt假装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他吃饱了,楼上有个房间是安排给他的,在那里能获得安宁。
      诗集,打字机,书,管家will准备的很充分,可以暂时不让他去想之后几天,几星期,几个月……或几年的生活。
————
tbc
————
这个原稿其实更纠结来着……gleeful完全没有现在这么温和,完全是一个研究狂人。他因为在迷林被bw的强大迷住,就错以为是爱。之后见到wirt,想让他重新变成bw,于是就连哄带骗的把wirt变相软禁好。之后意识到bw和wirt是一个人后剧情才转甜……原谅我吧,大纲这东西完全没卵用orz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