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BEF黑道au

   又码了个设定,欢迎bef的小伙伴们来玩qaq
    以下
    beastwirt(bw),“花院墙”新上任的beast。beast这个称呼相当于黑道的“教父”。由于“花院墙”一直从事地下活动,有庞大的地下产业链,所以beast也被叫做“地精之王”。
     icefinn(if),默滕斯家族的继承人,“寒冰帝国”是家族性产业,与黑白道都有联系。但if被他们家族的管家“巫妖”以“精神疾病”为由,架得有些空。有个当怪盗的拜把子兄弟jack。
     bipper,雇佣兵,杀手,间谍,刺客。是一个叫“ill”的雇佣兵组织中扛把子的。和“松树事件”有关。
     morty亦正亦邪,设定未完善,目前是黑科学家。
     可以就go√
——
——
——
        bipper哼着轻快的调子快速穿过一条走廊,要不是面见“花院墙”教父应该正经,他还想翩翩起舞。他的鞋跟上沾有血迹,踏在走廊的大理石砖上发出咔咔的响声。
        原本这里还有许多装饰品,茶褐色的长毯与银灰色的走廊相互映衬,大幅大幅的风景画排列到头,里面绘着冬季的树林,绘着恶魔从天而降,把神使驱逐到进地狱。但由于它们都沾染了太多血迹无法洗净,索性就全撤掉了,只剩下灰白的天花板、空荡荡的墙面,和一些弹坑,走廊好像一条光洁的食道,通向beast的办公室。
       这样想着的bipper又把口哨吹扬了几个音,然后他在门口被人拦下了。

       安检注定不会是一个愉快的过程,甚至连bipper藏在鞋跟的刀片都被抽走了。进大门后还要拐几个弯,在连续通过了两个门后,bipper终于连外套也被没收了。

       “嘿小心点!那套西装可以炸一所教堂呢!”bipper戏谑道,黑衣服的保镖退下,他知道自己该进第三道门了。
      “你们的人一定不喜欢圣经。”bipper大声说着,推门进了办公室。一切还是老样子,简单而且放松,书柜里放着诗集,沙发上几个碎花枕头摞在一起。空气中没有一丝一毫血或者火药的气味,木制家具总有这个好处。可见的门有两个,除了bipper进来时走的那个门,还有一个洗手间入口。
      这是bw的私人空间,看起来没多大玄机。目前主人不在,但bipper知道他一定在什么地方观察自己。他会从哪个暗门出来呢?bipper翘腿坐在办公桌上猜测。
       “你不是牧师,无需在意。”出人意料的,bw没有走任何暗门,直接推开刚才关上的门,绕过了在他桌子上晃腿的bipper,坐在了办公椅上。
      “尊重圣经。”bipper摆了个严肃的表情,可bw今天似乎不是很有幽默感。
      “情况不是很稳,你知道的吧,bipper。”bw直接了当的开口。
       “你是说你新政改革么?”
        “不止,关于“松树事件”,还有will的叛变,我很遗憾。”
       “ill家一直是花院墙的盟友,我希望不要因为一个废物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很好,”wirt点了点头,“我从来不怀疑,不过。”他从办公桌里拿出了两张照片,“我想拜托你帮忙带个人过来。”
      “wellwellwell,我和你差不多大,却要喊你叫'父',没办法,拿钱办事。”bipper跳下了办公桌打量那两张照片,“Rick?道上那个疯子科学家?”
       “不,”wirt把Rick的相片翻下去,指着另一张,“我要你把他孙子带过来,morty,比他外公还天才。”
       “你不可能强行让他为你办事的。”
       “不是强行,是他自己要来的,他想让我们把他,从他姥爷那,'护送'出来。”
        “有意思。”
        “不过小心,别伤到人,他们关系很复杂。我之后把资料发给你。”
       “只有这么多?”bipper收下了那两张照片,直视着bw的双眼,和自己一样温和的栗色,却掩盖不住下面肮脏的黑暗。“不和我聊聊你的新政策……那个白雪公主?”
        “要变天了bill,”wirt亲昵的称呼着bipper,“白雪公主马上就要变成冰雪女王,美女将参政,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好啊好啊。”bipper大笑着,“为了美女与野兽,请允许我轻吻你的左手。”
         bw没有拒绝。
——
      bw说的话,大概就是向bipper传达了“我帮助if夺权,道上的一些东西要变了。”的意思。
      文中提到过的bw改革,目的是为了给弟弟(一无所知的greg)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私设私设都是私设orz)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