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unknow(3)

      然后wirt就在gleeful家住下了(/ω\)
     一发入魂
——
——
——
        从此wirt开始了他在gleeful家“移动城堡”里的生活。gleeful从来不反对自己与外界接触,甚至连wifi都提供。然而wirt却拜托will把门缩起来,好强迫自己忘掉外面的世界。
       他也曾希望有人来找自己,可世界好像忘记了wirt的存在,没有任何关于他失踪的报道,甚至连他家里人也对此无动于衷。
      greg肯定是也将他忘记了,这样对“他们的家”最好,等greg康复后,没有继子的家庭将更稳定。每当wirt想到这,他的头就痛的更明显了,而且随着与外界隔离时间的变长越演越烈。
      这是病态的,wirt想。但是他没有告诉gleeful,那只会徒增自己的体检量。
_
     “勇者为了世界的和平毅然决然放弃自己的生活。”这故事听起来不错,然而很快他就因此而羞愧和失落。
     他是怪物,不应该奢求什么,更不要说获得关注。于是wirt不再出门,每日连下楼的次数都很少。
     gleeful好像早就料到了这个情况,屋子里预备了许多书,而且每次演出回来总会带上那么几本。wirt靠猛写东西来帮助自己不去想外面的世界,他的手稿积累了有三大叠,随意抽几张就可以得到很丰厚的稿费,也算是报答gleeful的收留之恩。
——
——
    和往常一样,用餐完毕后wirt准备上楼回自己的房间。因为起身过猛,他眼前黑了一下。然后gleeful把他叫住了。
    “wirt,等等。”gleeful的突然开口让wirt有些慌张。
    “怎么了?”他问,而gleeful脸上则是一点表情也没有。
    “greg的出院报告,”gleeful冷冷的递给他一张纸,“他没事了。”
    一块石头从天空竖直落下,砸入wirt心里,稳稳的落在那里,激起大片的尘土,而它平平的躺在那里,不晃动,也不弹跳。wirt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脑内一片空白,好像非常广博似的,只有那块落地的石头在,greg坐在石头最顶端,冲他咧嘴笑。

      “谢…谢谢,这真是太好了。”他鼻子一酸,赶快从gleeful手上抽走那张白色的报告单,他第一次觉得白色这么好看。
    上楼时他也在看这张白纸,肯定是看不清字的,但wirt就是要盯着上面“出院通知”四个字看。这样令他开心,所以他忘记看路,撞到了will身上。
     will端着盘子正在下楼,小主人的客人撞到他身上后他不得不用全力去保持平衡,不让盘子和上面的杯子掉下来。
     “抱歉。”wirt快速绕过了对方。
    在wirt经过will之后,will只听到咕咚一声,然后什么东西撞上了自己的后背,他翻滚下楼,作了个很好的靠垫,杯子盘子碎了一地。
    就像从海绵里挤水……wirt昏倒前想。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