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unknown(4)

一点点车后悬挂,大量gleeful×wirt注意避雷

入魂√

-

   “哈……”wirt睁开眼睛,心跳快得吓人。

     他想坐起来,但是gleeful马上把他按回去了。“先躺下。”,他命令道。

     wirt记得自己昏迷时做梦了,一片树林,每根枝条都像是坟墓里的死人手指一样,冰冷僵硬地指着天空。之后它们齐齐向wirt伸过来,他就醒了。

    gleeful做了些简单的测试,都是在沉默中完成的。wirt躺在实验室的床上,动个手指都让他身心疲惫。

    “你很早就发现不对劲了为什么不说。”最终,gleeful放下了他那叠资料,质问道。wirt基本上不敢直视他。

     “我以为只是正常的头疼……”他嗫嚅着,噢不wirt,你撒谎了。

      gleeful翻了个白眼没有再追究什么,“昏迷的时候我给你注射了will,现在你感觉怎么样?”

       “will?!”wirt愣了一下,“恶魔管家可以注射?还注射到我……”

       gleeful打断他:“只是恶魔能量而已,现在你必须要配合我完成几项实验。”

        wirt同意了。

-

     “告诉我你的感觉就行。”gleeful简短的吩咐后,把手套取下来,捧住了wirt的脸。

      “现在告诉我。”wirt感觉自己在快速升温。

      “手……手在脸上?”

       “不行。”gleeful收回手,凭空画了一下,wirt看到一张纸上有什么东西被划掉了。

        “接下来,”他停了一下,“我要求你含住我的手指。”

        “?!”

        “well,我得测试粘膜和皮肤接触的反应,你想让我戳你眼球么?”

         wirt还想反抗一下,可gleeful没给他时间。他右手捏住wirt的脸,迫使他张开嘴,然后左手手指直接戳进了wirt舌头上。

        胶皮手套味让wirt想流泪,他的舌头微微颤抖,gleeful不给他“若即若离”的机会,加大了手指按压在舌头上的力量。漫长的几秒钟后,gleeful把手抽回来。

       “有什么感觉么?”他抽出左手,飞来一张纸把闪着光的手指擦干净。右手钳制的不再那么紧,于是wirt摇了摇头。

       “好吧,”gleeful点了点头,wirt感觉又有一项东西被划掉了。

        gleeful眯起眼睛打量着wirt,在和他眼神接触的时候,wirt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妙。gleeful又一次把手指放进了wirt口中,不过这次不是压舌头,他左手拇指向一边拉去,撑开了wirt的牙关。

       他俯身,把舌头探入wirt口中。

-

         wirt从没有像现在这样震惊过,不同于橡胶手套刺鼻的气味,gleeful本身的气味像是混了薄荷的龙舌兰,比实验室里最尖锐的针头还要犀利三分。wirt不知道自己气味如何,却也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躲避。他在gleeful身下疯狂的眨眼睛,大脑极速运转希望想出点什么。

      就在他某一次眨眼间,大脑停工了。
      gleeful与自己口腔交接的地方,一股说不出感觉的麻痹开始开始像电流一样蔓延。刺痛和温暖同时存在,wirt脑内空白一片,仿佛被万人簇拥。他们推崇自己当王,掌管欲望与迷茫的漩涡。
      单纯的舌与舌相接还不够,gleeful剐蹭着他的口腔。扫过一排排牙面,从最深处汲取津液。不用想自己的口腔内有多泥泞,wirt迷迷糊糊的开始回应对方,吞下不知道是谁的唾液。而这样的动作又带给他更多的快乐,像是被温泉环绕。

      他的腿不自觉的弯曲,又带些强迫似的绷直。他用手攥住gleeful上好布料的衣领。渴望更多这样的暖流,好弥补自己几个星期几个月以来的痛苦。痛苦什么时候也可以变得如此放荡?wirt贪婪的索取着,他是beast是怪物,为了鲜活的生命可以撕碎猎物的喉管。

-

        “咳…咳咳……”wirt猛得推开gleeful,翻下治疗床跪在地上捶打胸口。 
        “该死,怎么回事儿……”他喘息着,同时眨眼把眼睛里的泪水挤出来,再抬手擦去。他眼角红了一片。 
        gleeful的手指好像在流血,wirt口中也有血味。 
       “你把我手咬破了,然后血呛到你自己了。”gleeful吮吸着他手上的血珠,wirt刚才用几乎可以咬断手指的力量把那根作为“撬棍”的拇指咬破了。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wirt艰难的仰视gleeful。 
     “没必要wirt,”gleeful用魔法包扎好伤口,“我早就有这个准备。” 
    “之前说过你会吸取周围人的生命力,这次昏倒可能就是因为太久没有与外界接触造成的。而魔法是一种特殊的力量,刚才的实验说明你也可以接受它们。” 
      “你不排斥will的力量,自然不排斥我的。”他把wirt从地上拽起来,“不过为了你的健康起见,以后每天都得进行魔力供给。” 
     他把wirt推出门,“祝好梦。” 
    门碰的一声关上了,剩wirt独自站在走廊中央,脸红得跟龙虾一样。 

-

-

tbc

一些小问题

关于wirt是否会吸取gleeful的生命力,答案是否定的。gleeful力量比现在的wirt强大得多,寄宿在wirt体内(以后再说)的生物无法主动夺过来。 


gleeful的魔法会枯竭么?并不会。在这篇文中,魔法基于生命力,万物不死,生生不息。这种魔力供给对身体无害,甚至可以刺激gleeful的魔力代谢系统,对gleeful好处多多,请各位小天使们不要担心XD

【这都什么鬼】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