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unknow(0)

这次是dipper x beastwirt。如果认为这个(0)有些奇怪,之前还有单单只有【unknow】什么都没有标的情况呢XD
——
——
——
     “我迫不及待想见小矮妖们了!”mabel说着拉开车门,就跳下了还没停稳的班车。他们太久没有回重力泉了,这里的一切都那么令人怀念。摇摇嘶叫着,跟随mabel向神秘小屋跑去,它已经不是简单的小猪了,背着少说也有十五公斤的背包健步如飞。
     dipper背着包,想显得沉稳一些,他现在是高中生了,多少也要在温蒂面前装装样子。
     可也许是他的错觉,鸟一样在鸣叫,却像在预言什么危险一样令人不安。
     这感觉……不不不,他拍打自己的脸,bill玩完了,他不想再卷入什么荒唐事。
     在车扬起的尾气中,他跟上他sis的步伐。
——
    晚餐soos留在了冰箱里,傻大个有了妻子,做饭手艺也越发精湛,可惜不能像往常一样陪他们了。
    mabel有气无力的用叉子划着空盘子: “bro,大家都在忙,你不觉得很奇怪么?”
    “是很奇怪。”dipper心不在焉的回答,“明明是假期,却没有人陪你聊天。”
     “你真是无趣,”mabel打了个打哈欠,“不过还好小矮妖也不在,想想要和他们聊天就好困……”少女揉了揉眼睛,“晚安,希望你不会介意我不刷牙就去睡觉。”
      “就算你会魔法,也得亲自刷牙。”这句话说完后mabel拖长调子“噢~”了一声表示明白,就上楼去了。
      dipper目送mabel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希望对方能回个头,但是没有,就在他眨眼的瞬间,mabel的毛衣角也不见了。
      但像今天这种情况已经算是奢侈,他们很久没有想这样单独呆在一起过了。在学校,mabel是“派对女王”,身边总是围绕着“知名人物”,数不清的男孩女孩想要与她对话。而他是学校有名的“小科学天才”,dipper没有体会过阿福叔公所经历过的事情,在学校,根本就没人敢打扰他做实验和学习,他们敬重自己,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原因,还是迫于mabel的名声。dipper和mabel就这样,没有外力的,越走越远了。
     他今天去检查了一下bill握手岩,那里现在被改造成了一个景点,一切完好无损,只是bill手上落了层灰。出于安全起见,dipper修复了在景点周围的防护网,野生动物只要想要踏上景区的木制栈道,肯定会被缠得乱七八糟。
       mabel刚说“连小矮妖也不见了”么?dipper皱着眉头回忆,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吓到他们了,今晚要出去看看。
——
——
      森林的夜晚冷到连猫头鹰都不愿意出来,月光明晃晃的,栈道上像结了层冰,这是好事,至少dipper不会那么害怕。他顺着一条紧挨栈道的小路前进,身后是沉睡的小镇。
     他深谙自我防护之道,走的一点声音也没有,越接近bill握手岩,他的心跳就越快,到最后dipper不得不停下缓和自己,免得心跳声压过外界细微的动静。
     安静极了,也诡异极了,森林什么时候夜晚能如此静谧,若不是仙王仙后出行,就便是恶鬼当道。dipper突然躲到了树后。
     月亮落在了bill的石像手中,给它周围的一大片区域带来了几乎耀眼的光辉。在光辉外的防护网上,一只暴躁的生物被网缠得乱七八糟。他有着少年的身形,还有着少年的嗓音。

    “该死的,绳子,哦该死,还有这角……”那生物咒骂道,在网中挣扎,他体型修长,披着斗篷也遮盖不住。托着他头颅的脖颈不安得扭动着,防护网把他的角绕死了,一点都脱不出去。dipper控制不住自己,向前了几步,好看清这个生物的面容。
    “咔吧”
    生物猛的抬起头来,角和面孔落在了月光中。
     月神狄安娜的牡鹿也不过长着这样的角,配合着少年的面孔,那是桂宫中的侍者,dipper甚至怀疑自己勿入了bill造的泡泡。光看着他就足以感到美好。
     可那个长角少年马上就把头低下去了。
     “该死的网,该死的林子,该死的三角形玉米片……”
     听到关于bill的句子,dipper忍不住了,他站在阴影里发问。
      “不好意思,你刚说玉米片?”
     少年马上停止了挣扎,他四下扫视,却没有发现dipper藏身在哪。
     “是哪个无知,狂妄,渺小的人类敢擅自把我囚禁?”少年开口,故作威严的声音让dipper差点笑出来。
      “晚上好先生,抱歉惊扰到你了,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么?”dipper没有掩饰自己声音里的笑意。
     少年迟疑了一下,伸出手指着掉在bill石像旁边的一盏灯,那灯发出的光很弱,几乎在月光中遁于无形。
     “可以帮我拣一下掉在那的灯么?”声音里的一丝软弱让dipper放弃考虑这是不是陷阱,他灵活的钻出防护网,捡起灯,把它拿在手上。他在明处,正对那个少年。
      “gleeful?!!!”少年猛的向后撺了一下,网也随他的动作剧烈摇晃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攻击能力,dipper放心了。
     “啊那是我查家谱才发现有的一个中间名字,可追溯到上上上个世纪的老身份,请问你怎么知道?”dipper好奇的问道。
     少年眼神凝聚在dipper手中的灯上,“当我还不所不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你的名字,gleeful,这个石雕上的三角板把我送到了这里,你必须送我回去。”
     “我更希望你叫我pine,先生。而且你说的地方是哪里?”dipper有点不开心。
     “pine?那里只有雪绒木。”少年歪了歪脑袋,好让自己在网里呆得舒服些。
    “雪绒木?”
    “给我纸和笔,我可以画出来。”
    dipper掏出了随身带的笔记本和笔递过去。对方很快就画了些树,就着月光还可以看见他细心做了说明。
    “那你的名字是?”在对方把笔夹在笔记本里递过来的时候dipper问道。
    “我的名……该死,我想不起来了。”
    “让我帮你连名字都不知道?”
    “好吧好吧让我想想……beast?……不,不太像……beast,beast,t…t……wirt!”少年眼中闪出一丝光芒,“我叫wirt。”
    “还有呢?”
——
     随着dipper问话的深入,dipper大概知道了这个叫wirt的少年经历了什么。他的记忆好像被人恶意弄花了,不过努力想想还是可以整理回来的。
     他来自一片叫unknow的树林,里面有奇怪的魔法让他以为呆在那里理所应当,于是他就带着一盏灯在里面游荡,直到发光的玉米片(bill)把他送到这里。
     wirt想回家,他弟弟还在等他。
——
    “我该怎么办?”wirt问,他们聊了太久,山边已经依稀传过来紫色的雾气。wirt不喜欢被阳光照到,他们得赶快了。
     “灯!wirt,灯。”dipper晃着手里的灯,“你没发现你一直没有理由的想让它保持明亮么?”
     灯光闪了一下。
    “把它吹灭,说不定给你施加的魔法就解除了。”dipper把它塞给wirt。
     “你知道么?比起gleeful,我更喜欢你。”wirt冲他微笑了一下,义无反顾的吹灭了灯。
     几乎是同时,wirt的角消失了,他从网上掉下来,dipper急忙去扶他,却发现自己碰不到对方。他慌忙去看wirt,却窒息了瞬间,wirt有一对榛子般柔和的眼睛,注视着自己时的温柔可以将人融化。真不明白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gleeful为什么会喜欢他beast状态下的美瞳。
     “谢谢你。”灯从wirt手里掉出,wirt不见了。
——
     清晨的鸟儿开始歌唱,那灯在栈道的木走廊上滚了几圈,掉出两块石头,dipper趁它们没弹到缝隙之前抓住了它们。
     淡蓝色的宝石,布满细密的花纹,可怎么都不是wirt的眼睛。dipper把手攥紧,将灯挂在bill石像的手上。
     “倒是做了件好事。”他说完,转身向家的方向走了。
——
     他没注意到灯在bill手中消失了。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