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BEF宿醉与懒散

大概五点睡就是这个感觉吧……凑合着看,意识流。
——
——
       beastwirt是被强烈的恶心感唤醒的,睁开眼睛后太过明亮的视野逼的他再次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他试着坐起来,因为头太沉失败了。不是说他那对木制的巨角沉,而是今天这宿醉感觉实在太糟糕。
      没错,你没有幻听,beastwirt喝醉了。
      酒精对beast这块朽木完全没有用,物理攻击早就不适合他们这些非正常的生物了。他喝的是灵魂,一个酒鬼的灵魂。
        bipper得到他完全不费吹灰之力,这个可怜人最后的愿望竟然是再给他一瓶酒。他把这个交易来的灵魂带回来,然后beastwirt就喝断片了。
        beastwirt再一次尝试把自己支起来,结果还没有翻完身,就摔在了地下。bw发出模糊不清的咒骂,摇摇晃晃站起来。
        出门时他的角“咚”一声卡在门上,他试了好几下才侧身出来。他要到楼下的起居室去找bipper让他给自己弄一身干净衣服,自己浑身上下散发的萎靡味道实在令人无法忍受。
——
        起居室刮上楼梯的风激得人清醒了不少,一条巨大的藤蔓贯穿整个客厅,风从四面八方漏进来。得感谢他昨天晚上某一时刻还算清醒,把ice finn赶上楼去睡觉,不然他们现在可能已经被冻在冰里了。
        bipper坐在沙发上,动也不动。
        bw扶着扶手缓慢的挪下楼,bipper脸上挂着笑,和厨房抽油烟机上面恶心的油垢一样黄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可能正在通过全视之眼观看unknow外某户人家里发生的肮脏事取乐吧。
        bw挨着他坐下,沙发垫陷下去一块,两个人都没说话。
——
        依稀记得morty来过一次,鄙夷的骂了他们一句“醉汉”后跳回了还没有闭合的穿越门。自己喝多后凭感觉回房了,没人听他胡说,bipper大概就这样在漏风的客厅里,睁着眼睛坐了一晚上。
         bw想嘲笑bipper熬夜是慢性自杀,可是想想,他们现在在“死神”的房子,该怎么逃避死亡呢?
        这里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这块世界设定中的灰色区域甚至连morty这样的人类都可以随便用穿梭枪打个洞。自杀者上不了天堂,在这里苟且偷生。
——
       他们互相依偎着取暖,却发现神根本忘记了给他们辐射热量的能力。
——
       “给我弄套衣服来。”bw敲了敲bipper的肩膀,他声音沙哑的厉害,听起来像得了重感冒。
       bipper回神看了他一眼,瞳孔里什么都没有。
       bw的衣服刷新了。
       墙壁上的裂纹开始慢慢愈合,bw造的木头小屋,怎么恢复bw自己知道。bipper扯过一截披风,靠在bw肩头,闭上了他那黄色的眼睛。
      木藤消失在空气中,不知道哪天还会再来。

      传送门又一次出现,morty抱着一个箱子从里面踏出来。bw吊起上眼睑看他,但morty没有回应他的疑惑。
       “if!下来吃糖!”morty喊到。
       “你要是敢在里面加料,morty,你就结束了。”bw开口,声音不免还带些慵懒。
       “放心吧醉鬼,”morty朝他咧了个不屑的笑,扔给他一包东西——“解酒。”
      bw把那包东西打开丢进嘴里,茶叶。
      接着,morty从箱子里拿出一块石头,朝bw炫耀般展示了几秒“这才是料。”他把那石头丢进嘴里,打了个颤,在bw另一侧坐下了。
       ice finn还是个小男孩,听到有糖马上从床上起来了,可是BEF三个成员并排坐在沙发上的场景实在是太诡异了。bw撒发着颓废的气息坐在中间,bipper盖着他的披风睡觉,morty一块接一块的朝嘴里丢石头……说不出的诡异和…悠闲。
       “过来,”bw用木藤在手里盘出一把梳子,“头发太乱,过来我给你梳头。”
       finn坐在他们脚下的绒毛地毯上,怀抱着王冠,享受这难得的休闲时光。
——
   所以说只有ice finn是好孩纸,bw不让他喝酒磕***药,看看其他人带的什么头。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