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unknow(6)

傻白甜完结,mabel和will,wirt和不知道怎么变成dipper的gleeful(XD),反派bill心疼一秒。凑合着看吧。
老样子,可以就go√



   wirt和gleeful坐在沙发上对视,mabel咳嗽了一声才让他们眼神分开。
    “所以说……”她打断这两个人,却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
    “时空错乱,我在变成'gleeful'之前就遇到了wirt。”gleeful平静的阐述事情的经过,但眼睛里闪动着的光表明他现在不像他表现得那样的沉着。
    他继续说下去——“这都是bill干的,为了掩饰他扭曲时间造成的漏洞,那个恶魔又擅自修改了我们的记忆。”
    “可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呢?”wirt忍不住向gleeful,应该说dipper,发问。他努力克制自己不那么含情脉脉的注视对方,可他们两个明显都忍不住,于是目光又一次粘在一起。就像言情小说里描写的那样,身边甚至开始冒出粉红色的气泡。
    mabel毫无愧疚的再次打断他们:“把bill叫出来问问就知道了。”随着她话音落下,will站了出来,用小刀划开自己的手心。
    蓝色的恶魔血滴在地上,流淌出六芒星的样子。在两个三角形重叠的中心,mabel放了一块玉米片。火焰过后,一个在场每个人都熟悉的笑声回荡在起居室里。
——
    “回来的感觉真好,我是说,谢谢你们还'记得'我。”bill浮在半空中大笑,“有什么想要知道的么?有什么遗忘的么?well,我们来做个交易,把该死的封印解开,我就给你们点提示~”
    语气猖狂,无不得意。
    “省省吧bill,我们的记忆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在笑声响起的第一秒,dipper就站了起来。wirt在沙发上坐正,mabel和will走到另一边,把bill围在中间。
     “谁给了你这么大口气,pinetree?”bill靠近dipper,无奈六芒星阵束缚住了他。他扫视一圈,发现了wirt
     “beast?”仅有的独眼眯了起来。
     “我不是beast,”wirt勇敢的瞪了回去,“但那个beast,你骗了他。”
     “我没有骗他,虽然他已经死了,但是beast这个身份还一直活着。”
    “那就请你收回这个身份吧。”dipper说,“wirt不需要你的照顾。”他危险的加重了“照顾”两字。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么?”bill嘲笑道,“看样子你们已经拿回了记忆,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了,那么我就先告退了?”他想离开,但是发现动弹不得。
     “我们要把beast这个身份还给你,说得不够清楚么?”mabel一脸嫌弃地看那个震惊的玉米片,“让你永远呆在unknow,做个孤魂野鬼。”
      “哈!成为守夜人是要有灯的,wirt没有灯,怎么交接身份?”bill说的没错,beast的灯,他已经在重力泉销毁了。
     “灯没有,灯里的石头倒是在。”dipper取下了胸前闪亮的蓝色别针,wirt之前一直以为那是个普通的装饰物。mabel看了will一眼,取下来自己头上的发饰,这两个小玩意上都有块蓝色的小宝石。
     “beast还会留这一手?!”bill现在可算是失态了,“等等!这样你们不就失去魔法了么?放我走对大家都有好处…该死,停下!shot star,pine tree……”他转向一直没有说话的will。
     “will,我的好兄弟,要是他们没有魔法,你也无法在这个世界存活……把这个法阵打破,我的兄弟,ill家值得这些……”
     “抱歉了我自以为是的兄弟,”will冷冷的看着bill,“我和mabel小姐已经签订了忠贞不渝的契约,因为爱,我有了一颗心,不再受恶魔法规限定了……何况ill家族不需要你来荫蔽。”
     “至于你自己,bill,希望你可以在unknow用木头给自己做个心脏。”
——
——
——
end
好的就这样烂尾了,祝大家开学快乐。
全文的话,不仅有时间线交叉现象,还有伏笔,前文,番外等等,要在开学前把几万字的东西压缩成这么一点(开头和番外部分个人而言来说是满意程度最高的了),理解起来该死的麻烦。
之后有时间会整合处理,也许到时候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谢谢捧场谢谢,我爱你们大家(挥手)

另外安利BEF
就这样
完结撒花🌸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