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BEF】清洗日

   毕竟身体年龄都是十七,偶尔玩玩水也挺可爱的。
——
——
     bw从中央站起来,水哗的一声泻下,砸进初春冰凉的湖里。角顿时轻了不少。
     “水怪!”bipper在岸上夸张的高声尖叫,装作惊恐状。没有什么比这更虚伪的了,bw不屑理他,把覆在脸上的水用手拨开。
     视线逐渐清明,他冷漠的盯着自己的双手。
    老旧的外壳因为吸水而暴涨开来,露出下面白嫩的新生皮肤。说是皮肤,只不过是像皮肤而已。那些幼木太过柔软,在水下很容易看错。
     木质在空气中生长蔓延,很快,bw的手就恢复了先前的样子——枯燥,狰狞,泛着朽木的光泽。这双beast的手长到了少年身上,和他那对巨角一起,宣告那已经不复存在的人格。beastwirt再怎么努力,与wirt相比,也始终是个beast。
      bw谨慎的撕下一小块木片,身体已经对疼痛失去了反应。他缓缓沉入水中,假装自己是一株unknow的水草。
——
    木片漂向湖岸,ice finn的影子将水波打乱,这艘小船就彻底迷失了方向。if在洗衣服,几十个白色的头套在水里面挺尸。
    把手伸进冰凉的湖水里让if打了个哆嗦,不过初春的水比严冬的冰暖和多了,何况现在有bw和bipper陪他。但是bw说,如果他不把堆在墙角的头套洗干净,就禁止他unknow里来玩。
     自己的世界还有两百年才能解冻,能做伴的只有无尽的孤独与寒冷。不如乖乖在unknow享受阳光。
    他将从水里捞出来的衣物拧去多余的水,结上冰,再一抖,冰渣裹着污渍簌簌的掉在地上,渗进泥土去了。

     “不干净重洗。”身后响起的声音把if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虽然知道bipper在这里应该提高警惕,但因为控冰太过专注,就忘掉了。
    “你想让我把你冻两千年么?”if低声埋怨道。魔法短暂失控,使冰蔓延开来,衣服被冻在岸边,就连刚在漂流着的小木片也不幸搁浅了。bw所在的湖中央,冒了几个气泡。
     “calm down~ calm down~”bipper睁着黄澄澄的大眼睛,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if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这场比比谁先眨眼的游戏最终以bipper眼睛落灰结束。
     “well……”bipper弯腰揉着眼睛,“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if问了一句,经过刚才的惊吓,他不是那么想洗衣服了。
     “我帮你把衣服弄干净,你帮我把那个,水怪,冻上个两万年,然后我就把这个给你,好不好?”bipper还在揉眼睛,但是在他和finn中间,腾起了一团火焰。蓝火熄灭后,一把笛子悬浮在半空中。
      人类finn的笛子。
      if刚想伸手去接,bipper就抢先把它拿走了。
     “成交?”他问。
     就冻一下,抢到笛子就解冻……finn刚想答应,忽然停下了。他张着嘴,看着bipper。
   bipper纯粹是想看bw被冻在冰里的样子,而因为他对if魔法的禅忌,只好与对方作交易。见finn少年郎盯着自己欲言又止,以为是对开出的条件不满意。
      就在他想加筹码的时候,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把他拖入了水中。
——
     “what the……咕嘟……(操)你的beast…救……beast…wirt!唔……”bipper被从湖底长出的树藤向池底拉去。由它们按住脑袋,喝了几大口水。
     if抓住他伸出来的手,把笛子抽走了。然后没有丝毫的犹豫,为bipper的窘境伴奏。
     “不错的曲子。”bw不知道什么时候潜游到了岸边,像鳄鱼一样露出口鼻,观赏bipper在水里扑腾。
     直到bipper没有动静了,才把人从水里提出来。
——
     “咳咳……咳…真不明白你对溺水的执念从哪来……”bipper捶打着自己的胸口,拼命咳水。
    “作为溺水者,你话实在多了些。”bw依旧藏在水里,召唤藤条帮bipper拍背。
    “行,unknow你最大,今天是清洁日,你想'清洗'谁,就'清洗'谁 ……咳咳……不过对了?morty那小子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比你讲究,不需要强制洗白。”

     隔了几个宇宙,morty在热气蒸熏等等豪华浴池里,打了个喷嚏。
——
——
——
     感觉他们都很喜欢到迷林啊……bw又用木遁(?)建房子,又带他们到林中湖里玩,有吃有喝,混吃等死,都不去折腾世界了。
     当然也不排除他们来陪bw的原因,bw无法离开unknow,但是bipper可以随意出入(恶魔的力量),morty可以用特殊的枪传送(黑科技),if的主世界连同他自己一起被冻住了,意识可以过来。BEF,真的,超暖。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