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来自群里的re friends

魔法师gleeful x 寒冰帝国秘书长flynn
难道帝国不能有有总统和秘书长么?
——
——
——
     【魔法研究所。——寒冰帝国宣】gleeful勒住缰绳,这则告示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整张纸上只有十个字,笔锋犀利得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傲慢地站在纸上,被贴在城口。一般人看到应该会摸不着头脑吧,所以在此驻足的人几乎没有。gleeful跳下马,仔细阅读。
     但凡魔法高深一些的人都可以看见,纸的空白处,用小字清清楚楚的写了地址。
    就算在寒冰帝国也是极少人知道的有这么个研究所。
——
    侍从来通知gleeful的时候他还在给sis写信,经营通灵帐篷流动性太高,那种生活方式不适合作研究。于是gleeful流转于各个国家,寻找适合的地方。
     魔法不是大众学问,但是私下的组织还是有很多的。可惜有些国家太小不足以支持他的研究,中等国家的学术环境又太糟糕,大国家,糖果王国安心于科技,只有寒冰帝国,为魔法专门创办了学校。
     来之前只打算应聘当个老师,好在空闲的时间完成自己的研究,没想到赶上国家研究院招人。gleeful作为一个外人,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他的待遇在前三场考试过后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帝国提供了可以说是奢侈的食宿。
      最后一场是角斗,gleeful击败了所有人。可最高级看台上的少年并没有给任何答复就离席了,gleeful只能等待发落,那人的眼神实在难以揣测。现在他等的东西终于来了。
——
     gleeful现在正位于一间大房子中央,房间空荡荡的,只有两把椅子和一张大方桌。gleeful坐了大概有十分钟,走廊尽头就响起了脚步声。
     软木鞋跟在门前停下,侍卫帮他开了门。gleeful站起来表示尊敬,他又见到了那天看台上的少年。
    “坐,这里默滕斯。”少年示意他坐下。
    “您好默滕斯先生,这里gleeful,dipper•gleeful。”两人就坐。
——
     “所以说寒冰帝国对我的研究很感兴趣么?”gleeful能掩饰自己的语气,却掩饰不了自己激动的眼神。
     “那要看gleeful先生对帝国是否感兴趣了……毕竟要将魔法像科学一样归类化,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默滕斯把手腕搭在桌子边缘,几缕头发滑出兜帽,遮住了他冰蓝色的瞳孔。猜不透他的意思,但这个机会gleeful必须抓住。
     “科学比魔法领先就在于,如果一切都是已知的,那么在科学领域该正确的就一定不会错。如果能将魔法也精确到这种程度,oo大陆将彻底成为一个冬天的国家。”他直视对方的双眼,默滕斯的眼睛颜色刚好是他喜欢的那种蓝。
     “冬天就免了,总统先生他不喜欢冷。”默滕斯笑笑站了起来,“等你成为首席魔法官,希望能以flynn的身份和你深交。”
     “再多口问一句,城口的告示是……”gleeful嘴角也勾起笑意。
    “我写的。”
    “那魔法……”
    “不,我只是个秘书长,这些东西对我而言太难了,这些都是雅克弄的。”flynn顿了一下,收拾好东西,“我的契约浣熊,明天去研究院报道的时候可以看到他。”
     “期待明天。”gleeful向那抹蓝色致敬。
——
   end?
    感谢小伙伴提供的脑洞,我觉得我又get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ω\)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