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幽闭恐惧症

草剑fern与finn
一发入魂
——
——
——
    fern把所有毯子都盖在身上,却感觉不到丝毫暖意。从窗口透进来的光一点点移动,最后消失不见。他呜咽着,退缩进被子的深处。
     屋主们上午出去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按理说fern才是树屋的主人,但现在这间大屋子里的一切只让他感到不安,以至于最后这个“人形自走草剑”只能缩在卧室的床上度日。finn不顾Jake的反对将他留下,请他吃finn cake,请他睡自己的床,毫无芥蒂地把他当做“自己”一样去爱护。现在又把他抛在这里,多么自私和残忍。
    fern竖起耳朵在黑暗中听了一会儿,安静极了,他倒是希望有点动静,精灵也好怪兽也好,不要让自己一个人,怎样都可以。但是没用,直视黑暗让他更恐慌了。

     被困在finn sword里时他还没有成年,sword里时间不会流动,所以在被草剑“杀死”时,他依旧还是个孩子。
    但这个孩子可“死”过了两次,第一次不明不白,第二次殒命于敌人的诡计。
     “自己”不该是“自己”在困难时间里最好的陪伴么?!可没有任何人想起自己。
     于是被遗忘的经历彻底摧毁了“finn”,他害怕独自一人,不再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而是一个叫“fern”的毛绒怪物,应该呆在无人的角落朽烂。
     而一切的源头,罪魁祸首……fern痛苦的抱住脑袋,不去想另一个自己那爽朗的笑容。本来自己不需要忍受这些的,应该让他陪自己一起感受死亡。
     附在fern心脏部位的手攥紧了。
——
     闭上眼睛不是休息,而是煎熬。黑暗被赋予了具体点重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那只“手”又来了,fern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在收紧。他想尖叫着呼救,却因为窒息被强行打断在了层层毯子下。
    你要结束了。fern这样对自己说。
    finn第三次要猝于在孤独和空旷了。
——
     然后他的毯子被强行掀开了。
——
     “fern?fern?哦天伙计你还好么?”少年的声音和夜晚的空气一样清凉。finn把fern抱住头的手臂掰开,胡乱得拍打着fern脸。
     “脸色很臭,做噩梦了么?我经常做梦,但看起来你难过的多……”
     “finn?”fern挥开finn的手,“你不是和Jake出去了么?”
     “我现在回来了,”finn凑近fern,观察对方的脸色,“不能就让你以这个状态呆在家里。”
    fern躲闪了一下,finn的突然出现让他有些慌张。这个自己身上好像带着光,将所有不怀好意的窃窃私语驱散。黑暗里卧室的景象渐渐浮现出来,似乎是finn用他的光驱散了黑暗,fern眨眨眼睛,好让自己看清一些。
    “Jake和lady在一起,我知道你在找他,”对方错解了fern的小动作,“可惜今晚我没有办法把他带回来。”他耸耸肩。
     躺在床上的那个松懈下来,不自主得向撑在床边的那个靠了靠,什么也没说。
     fern今天不对劲。finn担忧的摸了摸对方的胳膊,希望能传过去一些力量。
     毛茸茸的手感格外舒服,Jake一般不让finn碰自己的身体,于是finn忍不住又多摸了几下。
——
     fern本身体温很低,与外界差不了多少,但finn就是有能力在夜幕下燃起一堆火。暖流沿他摩擦的地方传导至四肢百骸,然而就在fern的恐惧马上就要消褪的时候,finn收回了手。
     “那我去睡沙发了,晚安。”热量辐射源离开了床垫,床垫失去重量的瞬间fern的心好像也被弹开了一块,空虚与绝望再次逼来。
——
     小小的一介屋庭仿佛容纳了宇宙,而finn离自己有一个星系那么遥远。再不做些什么,finn就要坠入白噪音构成的混沌中不见了。
     于是fern伸出了手。
——
     明知道行为是错误的,却不加控制。
——
     “fern?”当finn从fern怀里挣扎出来的时候,fern还在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把finn拽进了自己的毯子堆。
     “你想让我陪你睡床么?”
     fern下意识把手臂收紧了。
    “好吧,不错的提议。”finn说,“我还没试过抱着自己睡觉呢。”他在枕头上里调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温暖而潮湿的气流刚好冲入fern心间。
——
     那只揪住心脏的手,融化了。
——
——
——
最近群里都在磕finn……走这
【美漫相关瞎唠嗑】,群号码:428846428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