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四次finn试图治愈if,一次他成功了

doctor finn 与ice finn。5f出没,注意收集。ooc属于我,欢迎指正。
好喜欢Doctor 小姐姐(/ω\)
————
———
——

   Doctor大步流星的穿过走廊,把高跟鞋踏得咔咔作响,finn不得不加紧步伐来跟上她。
    “…这次患者的情况有些特殊,以前一直是西蒙负责这块儿,但他现在度蜜月去了,老天他什么时候屯的休假……考虑到情况,只能先由你……”Doctor“腾”的一声停下,finn赶了几步也站定了。
    “听着finn,那个孩子很危险,你的工作只是观察,千万不要耍英雄主义去治疗他,ok?”她直视着finn的眼睛。
     “没问题,医生公主。”finn行了个不那么正经的礼。
    Doctor看起来松了口气,她把手中的资料板递给finn,并且在把权限卡给他的时候顺手用卡敲了敲finn的额头:“他在'冷藏室'最里面,注意安全。还有,别再叫我公主了。”她转身离开。
——
     finn工作的地方是一个被称为“糖果王国”的疗养院,然而这里的真实情况,则是个犹如蝙蝠侠中“阿卡汉姆疯人院”般的存在。实习期过后finn作为康复师留在这里,他的性格很好,有时候也被派去与人交流。
    “早安,公主!”他一路走过去,向向沿路玻璃房间中的女孩子们问好。
    “嘶……finn!!!”在某个橱窗,有人发出的怒吼让他踯躅了。
    “巫妖,”finn隔着玻璃弹弹那个高大男人的鼻尖,“比尔才不会这么凶。”
    “我要你生不如死……”男人脸贴在玻璃上,远看狰狞如鬼。
    “告诉比尔我很想他。”finn低头揉揉自己的鼻尖,继续向前。
——
——
     那个孩子看起来和自己差不了多大。finn站在特殊的墙后观察着,资料上说他因为痴迷科技,把自己的手用机械臂换掉了。如果不考虑他残缺的右臂,光凭那半长的金发,他在学校就一定很受欢迎。
     可现在这个少年身边没有人了,左臂孤零零的环绕自己,皮肤在灯光中朦胧的惨白着。finn甚至下意识想把他当弟弟照顾——空荡的房间里男孩露出的表情是如此脆弱无助,他很冷,需要人去温暖。
      finn调高了房间温度,再次审查了信息。
——
     隔离门随权限卡的刷入一层层打开,finn刚踏出最后一道门就听见一声尖叫。
     “西蒙在哪?”少年的声音刺耳得犹如柠檬汁。
     “他要离开一段时间,就把和我在一起当做休假好么?”finn回答。
     出人意料的,少年听到回答后一言不发的缩进了自己的床角,finn不知道怎么开口。
     “所以说我要怎么称呼你呢?”finn最终还是打破了僵局,“你可以叫我finn,可我还是要叫你默滕斯。”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愤愤不平,不过本人却没表现的有多生气,只是搬了把凳子坐在少年床边。
     少年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大咧咧坐在自己床边的医生:“以前有朋…朋友叫我if。”他不知道自己说到“朋友”这个词时的皱眉有没有被注意,很显然那医生不介意。
     “太好了,那我可以当你的朋友,叫你if么?”
     这下if是彻底被惊吓到了,他的声音又一次刺耳起来,“你知道你刚说了些什么吗?”
     “知道啊,反正没人规定医生不能当朋友。”finn耸耸肩。
   于是if开始打量起这个小医生来。西蒙是个好医生,但是他没有这么柔顺的金发,好像“冷藏室”里的白色冷光从上面流过后都带上温度的金发。他说他是“finn”可以做朋友,但谁能保证朋友不会离开呢?想到这,if右臂的残肢抽痛起来。
     “你会是一个小偷,”于是if冲finn尖叫,为了保护自己,“偷走我的信任之后,逃的远远的!”
    finn一定会被吓到……if开始后悔了,他已经太久没有与除了西蒙外的人交流,以至于忘记了如何与人相处。
    但对方没有丝毫迟疑——“当然不!”
    “如果你不信任我,我可以帮你找一个朋友。”finn补充道,“隔壁的lsp怎么样?那可是个开朗的女孩子。”
    “……好吵。”
    “那普斯莫怎么样?那个和善的老人就在你对面,隔着玻璃就可以认识。”
     “我不能和睡仙交朋友,他来这里估计只是因为可以安静睡觉!”
     “那……”
……
……
……
     出门时天色已经很晚了,远方已经看得见繁星,finn掏出手机,“糖果王国”离市区太远了,末班车也早已没有,他要给Jake打个电话,让他从公寓开车来接自己。
    点亮页面,发现有一条未接来电,是哥哥的,finn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回去。
    “喂?”枯燥的等待后电话终于通了,电话那头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
    “fe……fern?”finn小心的开口。
     “finn?!我还以为你已经睡觉了呢,难道才下班?怎么这么晚……”
     “没事,倒是你,现在在哪?”
    “我还在噢噢雨林呢,发现了新品种的植物,但是这边没有条件深入研究,大概明天就带着东西回国了。”
    “这样啊……”finn想了想,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自己今天的治疗经历。
     排除到最后,if只好勉强答应与他做朋友。不错的进展。
      “话费不太够了哥,大家都在期待你回来聚餐。”
    “好吧,晚安。”fern似乎在笑,不过很快,他就掐断了电话。
    空旷的马路上只剩“嘟嘟的声音”陪伴finn,街灯空亮。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