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野兽于诗(上)

兄鸟,货真价实的he相信我qaq

全篇向泰戈尔致敬,【飞鸟集】里的每一句话都恰到好处的表现了一个故事,希望能卖出安利_(:зゝ∠)_

可以就go√

-

-

-

    他把自己的武器当做他的上帝,武器胜利的时候他却失败了

     “wirt。”终于有一天,当少女呼唤beast的真名时,语气里已没有了希望。是因为bw一贯的冷漠?亦或是她也厌倦了在unknown消磨时光的生活。

     “我要走了……”她说,“我唱了十年的歌,可是否有一首流进你的心里?”

    beast  wirt看着她,和往常一样,一句话不说。

     十年时间,碧翠丝褪去了青鸟的羽毛,在家人的呵护下长出了属于天鹅的白翼。bw有时候会怀念她穿蓝色长裙的日子,但不得不说,富贵人家送来的丝绸更适合她。隐匿在unknown森林的边缘,bw曾偷偷看那些富人的孩子敲响碧翠丝一家的房门,嫉妒他们能大胆表达自己的爱意,也嗤笑他们被碧翠丝拒绝时的窘样。那些世俗之人无法配上青鸟女孩,连他自己也不行。碧翠丝是那么美丽,那么端庄大方,值得更好的生活,而不是天天在unknown,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演“美女与野兽”。

     这也是他不肯回应碧翠丝,甚至驱逐她的原因,虽然每次碧翠丝都能找到自己……做你的美梦吧beast ,贝尔要离开了,这次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悲伤的看着少女裙角随着夜风上下翻飞——他们初见时碧翠丝“穿”的裙子,现在它有些短了,但碧翠丝穿上依旧好看。

    “母亲还是为我定下了伴侣……茶商的远方侄子,真的,我竟然以为是你。”碧翠丝苦涩得笑了笑,“要是我也有你驱逐人的力量就好了。”

     说着,少女拎起了她裙子的一角,怪不得它看上去这么短——里面藏了一把斧头。

    “再见了,我曾经爱过的beast。”碧翠丝端详着bw的眼睛,可是里面没有任何波动——就和这十年来一样。

     bw没有来得及阻止她。

    狂风暴雨仿佛一个天神被拒绝了爱情。

-

我将了解你的黑暗,并且爱上它。

    “呵……新一代beast,”死人之村的大南瓜头当着他的面笑了出来,“我们感谢你所做的一切,没有人再来破坏我们的丰收了。”他隆隆大笑道。

    “但看你这魂不守舍的样子,别介意,反正你平常也是这个样子……失恋啦?”

    “哦~~~~青鸟终会飞走,不过别伤心,将她种在田野里,来年就会收获一副尸骨。”

    unknown从来都这么神奇,死去的亲友会戴上南瓜头复活。就算碧翠丝戴上南瓜头了,她也是自己最可爱的青鸟女孩。

    于是他把碧翠丝葬在田野里,期待来年能与她聊天。

    可是第二年,什么也没发生。

    也许是碧翠丝不喜欢这些稻田,她是青鸟的时候就不喜欢这里。

   于是他将碧翠丝移到了森林,期待来年能与她背诗。

    第二年,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慌忙把碧翠丝移回了田地。

    第三年,南瓜头表情严肃的对他说“你的女孩彻底死了。”

   不不不,怎么可能有比死亡更彻底的终结呢?bw礼貌告辞,决定继续等他的女孩。

    他需要更多的灵魂来指引鸟儿归巢。以前碧翠丝都是在晚上找自己,这样灯火才不会被白天的光芒掩盖。他们隔着树篱聊天,互相背诵古老的诗句。

    他需要更多的燃料,把通向自己的路照亮。 

    但bw忘了,碧翠丝曾经恳求自己熄灭这盏灯。

-

   当人类是野兽时,他比野兽更坏。

   unknown的原著居民把他当做守护神来供奉,感谢他曾经带来的安宁与富饶。然而死亡的潮水却日日夜夜冲刷着unknown,与bw提灯里的火一起高涨。

    bw与beast相比,最大的优势在于他曾经的那个人类身份,wirt这个名字再加上适当的伪装,足以达到他的目的。

    他给予旅人希望,而希望有时候有恰恰是最致命的东西。那些人轻信他的谎言,沿着一条错误的路走了太久,说不定到最后,都以为beast的灯是指路的明星。

    又有多少人横刀自裁?她们痴迷于bw的眼眸,舍弃了应有的理智与警惕,甘心成为beast的信徒,献上了自己的灵魂。

   讽刺的是beast从没用过这种方法来获取雪绒树,也许是他需要人类的绝望来冷却自己的狂妄。但bw……他已经忘了为什么要让它燃烧。

-

他们点燃自己的灯,在自己的庙宇里,吟唱着自己的歌。但是鸟儿却在你的曙光中唱着你的名字——因为你的名字就是欢乐。

     “这不符合逻辑。”小女孩冲他摇了摇头,“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bw低头看那个雏鸟,她的袍子过于长了,蓝色的裙角沾了泥。

    “因为你目前没有更好的计划了不是么?”beast试图走进她,但是被躲开了。

    “也对。”小女孩点头,“你看上去像是这里的老大,我更应该亲近。”

    “不,别相信任何人。”他突然紧张起来。

    “可是你刚才让我相信你。”小女孩不乐意了。

   “那是另一回事,unknown里长角的除了我,也许有别人呢?”

   “也许吧……我不知道。”小女孩耸耸肩,这让她的裙角染了更多的泥,bw不由自主的跪下去帮她清理。小女孩就这样看着他,继续说:

     “你会吹单簧管么?”

    “什么?”

    “学校乐队的单簧管指导老师很像你。”

       “……”

     “知道么,因为我的名字听起来像鸟鸣,所以老师让我演air①,吊在半空中可以飞的那种。”

    “好了好了,”bw不得不打断她,“你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这是好事,但是你现在需要离开知道么?”

    他在碧翠丝额头印下一吻:“去吧,没有什么可以伤害你。”

    “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走之前,小女孩问。

    “unknown……”wirt笑着,吹灭了自己的灯。

-

-

-

①空气精灵在童话中的常用名字,有鸟羽。碧翠丝名字含义是鸟鸣。

-

差点让她爸爸变成杰森方德伯格……

小碧翠丝遇到了演出事故

需要详细说明么大家……感觉自己写了流水账,意识流的东西。

啊,这种东西竟然还有(下)……感谢泰戈尔给的灵感。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