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神明已死

    还记得纯洁beast——pury么?这次是两兄妹的故事。
可以就go
——
——
——
    beast觉得自己和这里是如此格格不入,甚至有一瞬间他想转身逃开。
    谁能想到,荒凉的unknow连接着一个仙境。她在死亡的尽头,超越了人类能到达的最远的地方,春夏是那里的常客,秋冬被阻挡在外。死神在那会惭愧的无地自容,而正直的人们由仙子引着升入天堂。
      管理那里的是pury,确切的说,是beast的妹妹。他们一体双生,互为补充,如果说beast聚集了世间所有的污秽,那pury就好比他的纯洁面。beast占据了阴暗,而pury欣然接受剩下的光明。她圣洁得就像森林里的独角兽,蕴含着所有的美德。
     beast把pury看做女神,然而自己又是一个如此丑恶的存在……
     真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
——

     池水发出的鳞鳞波光透过树枝映在beast脚下。造物主好像有意为之,用一条看不见的界限区分了季节——beast背后是病树,是悲秋,而他面前是万木,是欣春。

     再向前一步就到pury的管辖范围了,beast现在还看不见她,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呼唤妹妹的名字,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内回应自己。

     这是最后一次惊动她了,beast想,放弃了犹豫。
     “pury。”他问。
——
     “恩?哥哥?”意料之中,pury的声音瞬时由四面八方响起。接着,落在beast脚前外的光斑荡漾起来。光华自池水中央向四周扩散,beast向后退了几步。
    “是我,没错,是我。”
    “请等一下,沐浴总是如此麻烦。”pury的声音清晰起来,几欲滴水。
——
     pury从水中站起来,beast下意识闭上眼睛。其实没那个必要,他们是神,他们是仙子,是现世的法则无法制约的存在。对人类来说司空见惯的法则于他们却不然,按理说他不应该感到尴尬的。
——
    光和花瓣自觉的从水面盘旋而起,与雾气一同凝结成她的裙角。那是多么美的景象,pury笼罩着一层光。
——
   她是是古松顶端最嫩的针芽,是初春新融的雪水,是突破云层的阳光,是冬眠动物醒来呼出的第一口白气,雏鸟绽开它新增的绒毛,就算全世界都将绿色献上,也调不出那样的生机勃勃。
——
——
    “是什么萦绕你的心头,我亲爱的哥哥?”她问。
    “是黛安娜的月亮。”beast回答道。
    “哦,别这样……”pury不经带上了一丝笑意,“阿波罗心里乱着呢,那些人类又来烦你了么?”
   “没什么。”他试图学着pury那样,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柔和点,但是失败了。
    于是beast换回了原来的语气——“什么都没有。” 
     pury颦起了她好看的眉头,beast顿时为自己的唐突感到了抱歉,他开始后悔找pury倾诉自己的忧虑了,这不好,这太糟糕了。
    “别骗我,”pury生气的说,不过很快态度就软了下来,“我可是你妹妹……”
    “凭我对你的爱发誓,”beast举起了他的灯,“unknow今天依旧安详。”
     pury似乎松了口气,“一切都会好起来的,beast,我相信你。”
    说完,她将自己缓缓的坠入水中,花瓣重新铺回了水面,不知道从哪来的雾气渐渐合拢,遮住了pury,只剩声音还远远得穿过来。
    “再见了亲爱的哥哥,我也爱你。”
——
——
——
【花园墙外】
    beast知道自己死定了。
——
——
     脚步声终于在某天响起。pury用藤蔓阻隔了森林探望池水的视线,可声音依旧无理的闯了进来。
    软木鞋跟踏在土地上的声音理应没那么可怖。可每一声都能恰到好处的让pury颤抖起来。他来了,带着比神灵更无情的“踏踏声”,来到了森林深处。
    “你是pury。”少年开口,用亚当的口气给pury命名。
    “是……我是。”
    “那你应该知道了。”
    “我已经知道了。”
    “……”

    “请回吧人类男孩,我帮不了你什么。”pury说,“神明已死。”

-

-

-

end

-

-

废话比正文长:

还记得那篇bef的【清洗日】么(虽然和正文根本没有关系)。里面的湖作为一个地标被考虑很久了,没错就是曾分割unknown季节的湖,因为pury死亡,所以bw如愿掌控了全迷林季节(bw带来了春天)……

wirt杀掉beast这个剧情类似于一个子设定——花园墙正剧的最后,wirt接受了beast的条件,Greg死亡,碧翠丝变回人(剪刀还在wirt身上),但之后wirt凭自己的毅力反噬了beast,之后又结束了pury……

大概是这样?祝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