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死亡,mc,与柏拉图

大佬带我打游戏,要求以文作学费。
总觉大纲太沉重,希望自己能更完。
人物自设,可以就go√
———
——

  夜晚的风打着旋吹起塞茵的头发,她缩了缩脖子,闻到了自己身上散发出的萎靡气味。自上个月离开医院,她就窝在家里没日没夜的打游戏,导致现在的她几乎失去了一贯的形象。难怪药店的小哥全程吃惊的看着自己。
    “我回来了。”她打开宿舍的门,下意识说了一句,但是并没有回应。若伊不在,于是她把装药的塑料袋放好,去卫生间洗漱。

    若伊是塞茵的室友,总喜欢唠叨塞茵生活白痴,高分低能。但塞茵却很佩服若伊,在网上主播游戏能招徕上万的粉丝,这可不只是长相的因素了。她也学着对方的样直播了几个游戏,不但自己觉得无聊,还把若伊的粉丝糟蹋掉了大半。
    幸好她不知道,塞茵边躺上床边想。
     睡意渐渐袭来,最后一眼,是挂在床边,叠得整整齐齐的白大褂。
    除了出门买了躺东西,和这几天来的日常,好像没什么区别。
——
——
     要是这样都能穿越,那就有鬼了。
——
     塞*气的脸发白*茵,站在森林的边缘,内心有数十只草泥马奔过。
    可以,这很不马克思。
——
    视野所见范围内,东西都是模糊的,看起来都像是打了码。任何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太阳不是方形的,可在这里,一切都由方块组成。太阳是方形的,树叶整齐的排列在一起——也是方的,岩石如同卫星般浮在山边,瀑布从高空落下。再远,所有景物都隐没在了雾中。
     吃惊,愤怒,好奇,担忧。塞茵短短几分钟内体验了所有穿越小说女主的感情。这还要感谢若伊,要不是她逼着自己看小说,自己可能还不知道怎么办。
    如果这是一个世界,当务之急是熟悉环境。如果这是游戏,首先就是要熟悉操作。环视一圈,塞茵在自己视野的左右上方发现了疑似食物槽和血槽的东西,再次感谢若伊拉她进游戏坑,自己对这些也不算是白痴。
——
     之后的几个小时,塞茵无意间get了砍木头的技巧,又利用之前在别的游戏中积累下来的常识,成功装备了斧头和石搞。出于谨慎,她也带了一把剑。
     接下来应该是去找“人”,不管那是什么,塞茵已经开始想念若伊了。见太阳西沉,她就近爬上一棵树,思考明天的计划。
——
    月亮才露出一个弯,塞茵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低吼从森林旁的旷野传来,好似生命垂危的病人发出的哀嚎。塞茵从工具栏里拔出剑,紧张得等待着。
——
    那真是恶心的怪物。
    就算站在树顶,塞茵也感到了难受。那东西有人类的外形,却浑身散发着属于尸体的恶臭。闻惯了消毒水的塞茵厌恶这种气味,于是她挥剑攻击,竟然把它击退了。就在她准备打第二下的时候,突然视角转换,从树上跌了下来。
    有东西在偷袭!
    她顺着箭矢破空的声音找去,森林月光照不到的阴影里站着一具骸骨。它拿着弓箭,就是它在偷袭。
    塞茵的确是慌了,忘记自己正处于危险中,不该大意。就在她转头的一瞬间,僵尸扑了上来。
    血量0,sin*over。
    【重生】
——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