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魔教安利ice finn(if)× beastwirt(bw)

beastwirt变小梗,感觉有些喝假酒……

可以就go√

-

-

    bw看着面前山一样大的if,内心复杂。

    他不过是制止了if喝酒而已,有必要遭到诅咒变小么?

    beastwirt不禁怀疑起自己平时对if的态度,竟然让if对自己那么怨恨。( 不不不,bw你只是宠他宠得太厉害了而已。)

    就算如此,他还是毅然决然得挡在了if和啤酒杯之间:“不行finn!你太小了,不可以喝酒。”全然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只有五厘米高。

    “可是我已经17了啊~”finn看着跟随他手指左闪右闪就不让他碰酒杯的wirt,笑出了声。unknown的王这次可真的成了地精,小小的袍子上下翻飞,显得他不一样的可爱。没错,可爱。

    “别狡辩!那顶王冠让你心智至少倒退了10年!”wirt以为if在笑自己,气呼呼的说。就在他还想再教育if一下的时候,感到一丝不妙,之后双脚腾空,被if揪着袍子提了起来。

    “嘿!放开我!”他叫道。

     “7岁的孩子才不会听人说话呢,”if晃着wirt,“啤酒不能浪费,总要有人把它喝完。”

    说着,他把wirt扔进了啤酒杯,一个广口的,深邃的,酒的大海。

-

    “if!唔……”wirt乘着袍子还没有吸水变沉,挣扎着向上游,试图趴住酒杯边缘。可他只看了一眼finn带笑的脸,就被手指重新按回了酒中。

     泛着酒味的气泡夹着wirt向上浮,if就把wirt按下去。wirt从来不相信孩子是世界上最残忍的生物,但现在他不得不肯定,finn和Greg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生物。if甚至开始在啤酒杯里加冰!

    wirt不会游泳,更糟糕的是他身上的衣料已经开始把他向下拽。酒液不仅浸湿了他的袍子,还顺着口鼻一点点填满他的肺腑。他难道要溺死在酒杯里么?

    感谢beast赋予他的出色的身体素质,bw趁自己还算清醒的时候解开了袍子,扒住了一块浮冰回到酒面。

     “哈……咳咳咳……if你这个……咳咳……”bw喘息着,艰难得在啤酒泡沫里寻找出路。他能感觉到寒意由他所“栖身”的冰块一点点传到身体,啤酒一点点变冷,bw一时脱力,就要滑下冰块,沉入酒底。

     if当即把bw捞了出来。

    “放开我。”bw浑身上下淌着酒液,在if掌心挣扎着。“不不不,别!”就在if要把他扔回结冰的啤酒时,他连忙改了口。

     if很贴心的将bw捧在手中,那个平时在bef里高冷至极的beastwirt现在真大口喘息着,因为呛酒的原因有气无力的摊在他掌中。湿水的衬衫几乎起不到遮挡作用,if可以清晰的看见酒液从他发丝滴落,滑到胸前被顶起的红缨上,再汇入侧腹,最后隐入西装裤不见了。景象糟糕透顶。

    if用手指把wirt双腿支开,许多啤酒泡泡就这样被强行阻留,屯在wirt胯部,像裙子一般。被轻微炸裂的泡泡包裹着的wirt现在晕乎乎,茫然的看着if不知道这个假7岁要干什么。

    if伸出舌头,舔了bw一下。

   “……嗯?什么?”bw一时没反应过来,迷迷糊糊中就感觉到有一个温热柔软的东西袭击了自己又快速离去。他睁大眼睛,惊恐得看着if的鲨鱼牙在眼前晃动。

    “if!”他大叫起来,想要脱身离开,无奈if实在是控制的太紧了,自己被架在手指中动弹不得。

    现在bw生气的样子一点杀伤力都没有……if想着又舔了一下,把bw腹部留驻的啤酒泡悉数卷到口中.

    一下一下舔弄着,比起清理,更像是给猎物剥皮。

    “住口!……唔,if……”bw的话不起作用了,if沉浸在舔舐中,好像贪婪的酒鬼。bw也在酒精作用下被舔的晕头转向,甚至,感到一丝不妙。

    “哈,不要……停,停下……”

    “多想就这样吃了你。”if突然眯起眼睛打量了bw一眼,接着,毫无预兆的,陷入了沉睡。

       如果他能看清一点,就会发现wirt现在胸口快速起伏着,脸上泛着潮红。多半是缺氧,多半是害羞。

-

-

    之后bw就从if“魔爪”里滑脱啦,然后摔在桌子上恢复原状啦,只不过浑身黏答答的XD。并不知道这黄油啤酒源自bipper~

    ice·扮猪吃老虎·finn·默滕斯

_(:зゝ∠)_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