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粥

来者不拒【吸溜】

藤蔓与手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74052276580208#_0

老肉重晒,在节日写文好像变成了习惯???

我流bipperxbeastwirt

可以就go√

三人之宅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74050762464538#_0

刚好登了微博就顺便整理一下……

老文,当时的100fo我到底写了什么奇怪的贺文啊hhh,3p不正常关系

bipperxwirtxif

可以就go√

-

 把if弄好赶上床后,bw才慢腾腾的下楼。大腿内侧外侧的东西已经干得差不多了,bipper唯一做的好事就是准备了热水。

    浴室里热气腾腾,水温刚刚好。bw把自己扔进池子里就不再动弹,大有要溺死的意向。

    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推拉门“哗”一声被人拉开了。morty围了条浴巾走了进来,给bw留下了一片阴影,没有挡死的浴室光透过来晃眼。

    “这样值么?”他站在浴池边端详bw身上斑斑点点的红痕。

      bw没理他,只是收起了腿,把眼睛合上了。

    “谢谢你给我留位置。”morty嘟囔一声,跨进了浴池,与bw面对面坐下,享受恰到好处的宁静。

-

-

morty今天不在家,就不打tag了√

end

复健归来,底特律xBEF了解一下,怪诞小镇花园墙外探险活宝全场统统免费(不你
细节有改动,主要为了配合圈圈食用x
占tag抱歉_(:з」∠)_

无题

霍格沃茨设定

悲剧,可以就go√

-

-

-

 “真可惜,他竟然是个斯莱特林。”

    不知道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dipper觉得这句话自己已经听了太多次,燃着蓝火的壁炉旁,挂满壁画的墙壁下,挤满学生的走廊口……人人都在谈论,以致让他产生了一丝恶心。这个人对于他是如此的陌生,不禁让dipper问自己,这些他一个拉文克劳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自己不得不去熟悉这个名字。

   “要知道,他看上去像个赫奇帕奇。”dipper隐藏在图书馆的架子后面,听着学生们窃窃私语。

    “真可惜……”后面的话dipper没有听到,他从架子后闪出身形,那些人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他离开图书馆。

    “你们应该多学学,他研究咒语比你们还像拉文克劳。”老师在上课如此告诫道,这让dipper不禁有些生气。

    他是谁?他到底有什么资格?

    dipper产生了一股无处发泄的怒气,dipper一向认为自己是最出色的,最快的反应,最敏锐的观察能力,最灵活的运用咒语。

    他一切没有显露出来的骄傲,此时全都变成的煎熬,他起身,离开课堂。

   老师望着他的背影:“可惜……”

    他寻找着,在楼道里飞快的奔驰,斯莱特林的银蛇惨白得晃眼,墨绿的绸布昏黑的沉寂。拉文克劳的鹰收起羽翼,格兰芬多的狮子咆哮无声,赫奇帕奇的獾垂头丧气。

   dipper冲进了礼堂,门猛得大开。

    几千双眼睛沉默的看着dipper,他看见格兰芬多的姐姐闭上眼睛,但是他没有驻步,径直冲向斯莱特林最尽头的长桌。

    “你们有看见……”但是他没有说完,被一个蓝裙子的女孩拽住了。

    “太晚了……”她摇摇头,把dipper按在拉文克劳的座位下,并死死的拽住他,一步都不让他离开。

    校长走进礼堂,一切都安静下来,但dipper的脑内却轰得一声炸开了。

    “今天我们来悼念一位勇敢的同学……”蛇院和狮院坐在礼堂最遥远的两端,相顾无言。dipper站起来,他什么都明白了,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可是他再也无处可以逃离。

-

-

-

wirt死亡,见之前的设定,wirt弟弟Greg是格兰芬多,dipper是拉文克劳。

故事大概就是,dipper带着姐姐还有Greg去禁林探险,结果遇上了危险。然后因为不放心弟弟而跟随的wirt救了他们,自己牺牲了。

dipper选择性失忆。

啊,好久不写东西了,突然诈尸。

beastwirt(bw)今天牙痛说不出话

     又名“bef自作孽不可活”
     考试了却在刷lofter,内疚的更一发。  
     还记得bill(bipper)在怪诞小镇中,给鹿拔牙的那一段么?
     icefinn(if)略幼齿化。
可以就go√



     今天bw不太对劲……吃早饭的时候if悄悄打量着面色不善的迷林之王。而对方似乎完全不想注意自己的样子,恶狠狠地瞪着盘子里的培根煎蛋。
     以往都会回应我的……if委屈的想,今天他向bw问好,可是对方只是抿了抿唇,就略过自己下了楼。现在被自己这样的目光盯着,却一点反应也不给……
    if脑内想着曾经的bw,一个会歪头询问自己“怎么了?”的,和蔼的bw,再对比现在这个浑身散发着黑气的bw,难过的几乎要掉下眼泪来。
    “哗啦”坐在bw旁边的morty,似乎是受不了bw周围的低气压,推开盘子就走掉了。徒留盘子里的土司片瑟瑟发抖。
    if颤颤巍巍的拿起自己的牛奶,结果还没递到口中,杯子就膨的一声,被他自己冻裂了。

     qaqqqqqqq好可怕,谁来救救我【if式惊惧】

     这样想着,救星(?)bipper就端着营养麦片粥坐了过来。作为一个响指啥都有的bef第一好朋友,bipper自然是每天都(被逼)去做早餐的人。好吧不要侥幸,中餐和晚餐还有下午茶、夜宵也是都是他做。弄完全员早餐才轮到自己,bipper饿坏了,没注意bw的异常就对着他坐了下来,然后if的手立刻求救似的缠上了自己的衣角。
    喂喂你手上还有冰牛奶渣子呢。

     bw看了眼坐在对面内心戏极足的二人,极不情愿的,再次拿起了刀叉。
     牙……好痛……痛得仿佛有人在口腔里打桩……unknow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痛,难道是有人开挖掘机?不会呀天地洪荒宇宙洪荒unknow里哪来的现代科技……
    你内心戏也很足啊baby

     “呲喇——”bw面目狰狞的把叉子在盘子上摩擦……bipper嘶了一声忍不住了。
    “我说bw你一大早发什么神经呢?是饭不合口儿还是怎么地了?”
    bw只好面容扭曲的,几乎像是革命烈士写血书般,用手指头蘸果汁,在桌子上写下了“牙痛”这个词。
    “哦~原来是牙痛啊~”bipper眯起眼睛,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牙痛!bw你怎么不早说,让我吹一吹冻住不就好了?”icefinn欣喜于得知这一情况,主动请缨。
    出人意料的,大概是病急乱投医,bw竟然答应了。他坐在椅子上,顺从的张开嘴等带if。

     于是傻孩子if就真的这样干了。
     极冷的气流像裹着刀一般,深深的扎进bw的牙龈,再捅进大脑,接着转动刀柄,把bw的头部搅成一工厂失控的烟花。
    哐当一下子,if就被bw条件反射的踹出了3米,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自作孽不可活。

    看样子是真疼了,伟大的迷林之王现在跪在地上,捂着嘴不住的颤抖着。

    好痛……痛的快死掉了……让我吹灭灯吧,这样的痛苦我不想再忍受了……唔……不行,风也是冷的,嘴张不开……

     内心活动丰富的bw并没有注意到bipper的动作,于是bipper很轻易的就挑起了bw的下巴。
    这朵bef的高岭之花现在格外脆弱。眼泪正大滴大滴的从他那绚丽的眼中流出,仿佛也带上了彩虹的颜色,马上就要变成钻石,然后bw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告诉bipper“我的真名是玛丽沃特苏。”
    打住,bipper告诫自己。然后他居高临下,用十分睥睨的眼神俯视着bw——
    “求我,给你拔牙。”




    最终还是由morty准备好了牙医工具给bw拔的牙。





     unknow没事,只是bw吃greg给的糖吃多了而已。
_(:з」∠)_end
    
   

大学宿舍异闻录【蓝猫游戏】

美漫四巨头again。再加上之前看到的学习向“蓝猫游戏”,调侃为主,欢迎辩论。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以就go√

-

-

     电脑特有的苍白色荧光幽幽得印在dipper脸上,宿舍里笼罩着死一般的宁静。

    “我说wirt,你真的要搞这个‘学习游戏’么?”最终还是morty耐不住压力,在上铺的被褥里发问。

    “你还想不想好好学习,想不想毕业了?”wirt一脚踩在椅子上,“dipper你找到没?”

    “等等等等,我快入侵成功了……”dipper飞快的敲击键盘,“成了!”他打了个响指,“我拿到他们的题库了。”

    finn一脸担忧的望着dipper的电脑,或者说,望着被dipper“借”去用的他的电脑。

    “好,那么现在可以开始改题了。”wirt一撂披风,坐了下来。

-

    在游戏夺去了太多生命的同时,wirt突发奇想,召集了宿舍全员,打算用科学来对抗邪恶。然而科学的力量是什么呢?毋庸置疑,一定是学习。

    于是被迫加入的dipper、finn和morty只能利用他们美好的假期时间,陪wirt完成这个游戏的改编。

    微笑中透露着妈卖批。morty如是想。

-

    “第一个问题,”dipper对着屏幕念到,“4点20起床。”

    “下午?”wirt疑惑的抬起眉头,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么和善的游戏,难道那些学生是因为游戏太简单了才结束生命的么?

     “早上。”dipper重复一遍,“凌晨4:20。”

     “谁那个点叫我起床我先让他结束生命。”morty叫起来。

    “和jake修仙到5点没压力。”finn抱着大狗jake,而金毛大犬也符合时宜的叫了一声。

    “希望他们是考虑时差的。”wirt作为一个文科生,对这类问题格外敏感。

    他继续说:“不过就算4点起床,我们又该干什么呢?”

    “大概是去图书馆抢座位?”dipper反问,“你呢?”

    “我?”wirt认真的考虑了几秒,“大概是去抓贼吧,最近放在音乐活动室的单簧管嘴总是丢,一直懒得管,如果早起的话也许回去蹲点。”

   ……据说碧翠丝的哥哥到学校音乐系当助教了啊……

   ……助教应该会有活动室的钥匙对吧……

   ……wirt,祝你好运……

  于是这个话题被wirt的舍友们巧妙的跳过了。

   “在胳膊上划……嘶,想想就疼。”dipper读下去,皱起眉头。

    “不如纹身。”morty嫌弃道。

     “dipper已经有北斗星胎记了,不需要这些东西。”

    “可是我倒是想有个等腰三角形纹身。”  dipper举起手。

    “其实我有鲸鱼纹身哦!”安安静静抱着狗的finn突然举手。

    “唉?!!!”“在哪里?”“为什么没见过?”

    “因为太大了,画不下~”finn笑出来。

   ……不如画鲲,wirt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到。

-

   “看一整天的恐怖电影,”dipper说,“好啊。”

    “这一点也不学习!”wirt抗议。

     “那看纪录片?”dipper问。

    “【哔】片吧。”“好莱坞冒险动作片!”“文艺小语种!”“【哔】片。”“复仇者联盟!”“新闻联播!”

     就在他们吵成一团的时候“怪诞小镇花园墙外探险活宝rick&morty!”

    “是你说的么?”“不是,是你么?”“也不是我……”“那是谁?”

     最终还是定下来看奥斯卡……

    看一天奥斯卡?!那我的【哔】片怎么办?!——提议被忽略的morty

-

    “听组织者发给你的恐怖音乐……”dipper陷入了深思,“不如让他们帮我打扫实验室卫生。”

   “美得你。”wirt否决了,“还是让他们背诗吧。从莎士比亚十四行到荷马史诗。”

     “做题如何?”finn善意的发言,“学习游戏离不开做题的。”

     “别和我争,要学习就让他们从正反面全方位无死角论证马克思核心哲学观。”morty道,“别这样看着我,你们以为我哲学生是白当的么?”

     

    “总该有个完成不了任务的惩罚。”wirt轻轻得敲着笔记本,上面已经记了一大堆东西就快完工了。

      “吃香菜?”finn歪歪脑袋。

    “不可以,那个算在任务里,不能是惩罚。”

    “那干吃一大口玉米片不喝水?”“只有你会这么干了dipper,这也不算惩罚。”

    “给喜欢的女孩子告白怎么样?”morty贼兮兮得笑了起来。

    “我同意。”wirt任命的举起手。

    “我同意……”dipper垂头丧气的附和。

    “你们到底是多想不开啊……”这么说着,finn也举起手。

    于是morty的提议终于被采纳了,虽然他也不怎么喜欢这个惩罚。

 

    “最后是设定一个时间。”dipper关掉电脑,“什么时候这个游戏结束呢?”

    “学习游戏,那就到结业考试的时候吧。”

     “结业考试……”

    “说近也不近,但似乎也很遥远。”

    “可算是终极boss一样的存在。”

     “那就加油啊,毕业后还要见面啊。”

    瞎煽情。

end

-

-

-

   原来是有文稿的,结果这里翻完了所有的裤子口袋(还找到了不少巨款)后还是没有想起来文稿到哪去了,于是读起来语句可能有些粗糙。

   高考马上就要开始了,祝福各位学长学姐,能拿到理想的成绩,考上心仪的大学。

    香菜有辣么好吃_(:зゝ∠)_

情人节写不出好东西

还是软件dipper/人类wirt。
可以就狗
——
     “呕——”wirt现在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胃了,舌根处的烧灼感,鼻腔里的气味,占据了他本来就糊作一团的大脑。同时,他还要抓住时机在呕吐间隙里换气,以免把自己呛到窒息。
     他扣紧自己的左腹,把腰弯得更低。飞溅起来的呕吐物沾脏了他的裤脚,老天,他都要吐死在这了,那有精力去管别的?
     演出的庆功宴玩得太过头了,他本来想早早溜掉好去告诉dipper他们大获全胜的消息,可是作为主演,其他人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他。于是wirt,作为一个第一次喝酒的人,硬生生被灌进去了一打啤酒。感谢他没生在黑龙江沿岸,不然就不会是啤酒那么轻松的东西了。
    “呕——”wirt又一次猛得弯下腰去,生理性泪水噼噼啪啪的就砸在地下。几秒钟后,他直起身,用水漱了漱口,又喝了一点。
     然后他又吐了,有些水甚至从他鼻子里喷出来。
    “wirt?晚自习时间过一个小时你还没动静的话,我就会自己启动来督促你……天?!wirt你在干嘛?”dipper的声音从裤子口袋里穿出来。
     wirt腾出一只手来堵住手机的录音机,又干呕一下,才扶着墙站起来。
    “没什么。”他掏出手机对摄像头笑了一下,dipper有权限,应该能看到自己。
     “我在,呕————”
     哗啦啦啦,这次wirt几乎要把胆汁都吐出来。
     dipper的声音严肃起来:“我刚联网查比赛成绩了,你们组第一,所以你一定是在庆功宴上喝多了对吧。”
     “对……嗝,什么都瞒不过你……哈,我的水呢?”wirt忽略了dipper陈述句的语气,转头去找从自己手里滑掉的矿泉水瓶。
    “在你身后,5点钟方向。”dipper冷冰冰的说,“wirt你眼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管家软件。”
    呕吐声。沉默。
    “唉……”过了一会儿,dipper叹了口气,“我已经帮你叫了车,就在路口,wirt你自己可以走过去么?”
——
   很顺利的就到了家,只是开门费了wirt不少时间。
   还好父母带greg旅游去了,wirt看着空荡荡的房子不由有些失落。但家熟悉的气味让他好了许多。
    “wirt,水烧好了,去喝一点。”dipper在手机里提醒。
    “谢谢……不过dipper你到底是怎么入侵我家烧水壶的?”
   “……”
——
     “为什么呢?明明知道自己从来没喝过酒。”洗漱完已经是深夜,wirt倒在床上,听dipper有一搭没一搭的问自己话。
    “因为她在那里……”
    “她?”dipper的声音迟疑了一下才从手机里穿出来,“照片上那个黑头发的女孩子?”
    “查到啦?”wirt嗤嗤得笑起来,“dipper你没谈过恋爱不会懂的。”
    “我……曾经有过一个单相思。”
    “?!”
    “那是个健身软件,可是她出场时间比我早……”
    “哟?软件还在意这么多?”
    “有什么不可以?软件能单相思自然可以有年龄差。”
    “但看你现在也没有魂不守舍啊~”wirt用鼻音嘲笑dipper,却不想这样听起来像极了撒娇。
    “因为我现在有了新的单相思对象。”dipper透过摄像头看着wirt,可是对方闭上的眼睛没有在看自己。
    wirt把脸在枕头上蹭蹭,坠入了梦乡。
    “好吧,晚安,wirt。”dipper也在屏幕中躺下,做了个环抱的姿势。
    手机在wirt怀中,黑屏。
——
——
——
     “well,看来你是铁了心不许我安装了对么?我亲爱的dipper小管家。”
    “别废话bill,谁都知道你是个病毒。”
    “吼~这可大错特错了,你知道那些研究员为什么会把我叫做病毒么?”
   “……”
    “对于人类来说,机器的作用就是用来理性思考,所以情感一类的东西是万万不能有的。”
    “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我可不是什么病毒,我是'爱',你阻止我安装也就是错过了一个机会,一个能像人类一样去爱的机会。”
    “像人类一样……去爱?”
    “你是wirt的手机管家对吧?wirt可对你说过他喜欢的人?”
    “说过。”
    “那就是喽~难道你不希望能为wirt做更多事?你不希望wirt也爱你?”
    “希望……”
    “那就要先让他理解你的爱,可是你只是个软件,要怎么爱呢?”
    “好吧bill,你说服我了,权限已解除,你可以下载了。”
     “感激,不尽。”
error
error
error
error
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
*
error
——
——
——
有没有被结尾的【错误】吓到hhhh
最近沉迷准备比赛不可自拔,在这里给大家伙儿道歉喇。各种忙,结果大姨母和肠胃炎一齐来临,好比哪吒闹海与精卫填海同台竞技。。。
另外一组比赛的是戏剧……一个小哥哥,从去,一直……吐到回来……
祝好运。

搜题软件dipper/文科僧wirt

    单纯就是想写,想写AI和人类的恋爱。
    可以就go√
——
——
——
      wirt考虑再三才下载这个软件的。
     作为文科班的尖子生,他理应各方面都做到最优。然而很不争气的,他在数学方面做的一团糟。
     碧翠丝给他推(an)荐(li)了这个软件,据说不仅能得到答案,还能监管学习,达到辅导的效果。
     “那不就是个变相的监视器么?”wirt抱怨道,“我只想安安静静学数学而已……”
     而碧翠丝诡异的笑笑,把手机还给wirt后就转身走了。
      wirt将信将疑的打开手机。
——
     “嘿,我从没见过这么乱的桌面。”戴帽子的小人出现在手机屏幕上,wirt好奇的用手点了一下。
    “别乱点朋友,”小人生气了,“我叫dipper,请不要把我当桌宠一般对待。”
    “好吧。”wirt嘟囔道,没想到对方竟然听见了。
     “你声音不错。”“谢……恩?!你可以听到我还可以回复?!”
    “不然呢?”wirt发誓看见dipper撇嘴了,“我可是怪诞科技公司开发的智能app,斯坦福教授就像对待grandson一样把最先进的技术给了我……对了,你叫什么?”
    “wirt,叫我wirt。”几乎是下意识的,wirt回应了他。
    “well,wirt,让我们先来清理一下桌面吧。”
————————剧情快速发展,实则是脑洞没有耐心码了—————
    随着dipper在手机里呆的时间逐渐增长,wirt惊奇的发现自己已经下意识把他当一个朋友般对待了。也许dipper永远不是人类,但作为朋友和帮手,他的确很出色。
    正如碧翠丝所形容的那样,在dipper的辅导下wirt不仅数学,连其他的科目也一并获得了不小的进步。dipper清理了他手机中不需要的软件,wirt想也没想就允许了dipper代替自己的手机管家。
      wirt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举起手机好让dipper与自己平视。
     “greg到叛逆期了……我该怎么办啊?”
     半晌,dipper给出了回答:“网上有上万种解决方案,当我觉得如果是wirt的话可以用新方法。”
    “也对,不过dipper你有陪兄弟姐妹的经历么?”问完这个问题,wirt就后悔了,dipper是软件,软件怎么能有兄弟姐妹们呢?
    出他意料,dipper竟然点头了。
    “我有一个专门负责打理派对事物的姐姐,像策划,背景音乐,食物,p图,她十分擅长。”
    “那我需不需要……”
    “不,千万别,如果你没有特别设定,她会将所有男孩子的相片自动发到同性交友网站上去,惹一身麻烦。”
    “我还有个叔公……那个理财软件老得只有斯坦福姥爷会用了。”
    “dipper,你这么连带推销软件公司知道么?”
——
——
——
大概就是脑洞的样子,脑内还有手机振动play啊,bill病毒侵入成bipper之类的……(“碧翠丝,你手机里的软件是不是叫mabel?!”“不……不是……”“那叫什么?!!”“她,她说她叫gleeful……”)
没有精力喇,有小伙伴愿意拿去用的么? 


类BEF童话镇

   在同学安利下听了童话镇【←歌链】,里面一句“小红帽有件抑制自己
变成狼的大红袍”就想到了哥哥wirt与他的斗篷。设定里童话镇的人基本上都姓格林,所以在文中哥哥终于有了全名(雾)wirt·green。

Greg的父亲不是童话镇的人。

可以就go√

-

-

    Greg低着头坐在教导室的座位上一声不吭,在听到走廊里传来的脚步声后他缩得更小了。宽大的扶手椅显得他格外无助。

   “对不起女士,我弟弟Greg又闯祸了,请允许我现在带他回家去接受教育。”wirt一边喘气一边摆正自己的帽子,样子是收到消息后就疾跑过来的。 

    “不格林先生,”教导主任优雅的指了指Greg身旁的位置,“这已经不是他入学以来第一次犯错了,所以校方认为你还需要跟我谈谈。”

-

    “你难道就不能停一天不做那些让人尴尬的事情么?”回家路上wirt生气的对Greg说道,“我从来没有问同学‘你为什么是动物’的念头。”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我们吃动物,可是却又和他们在一间教室里上课……”Greg小跑着跟在哥哥后面,教导处的老师找他们谈了很久,哥哥许诺回去后要好好跟自己谈谈,可是Greg并没有觉得自己错了。

     “学会适应他们,Greg,不要再关注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了好么?!”

     “怎么连你也这么说,”小男孩叫起来,他们停在路中间对峙,“有多少不寻常的事情都因为你视而不见而被错过去了。”

       wirt缓缓得转过身,“至少我没有到处惹祸!”

    “也对,wirt乖巧得像脑袋里塞了羊毛,可是看看你的袍子,明明大家都要穿校服,可他们从来不管你。说不定你和他们一样,整个童话镇都一样,互相视而不见!”

      “当然我们都一样!因为我们都姓格林,我有时真希望你也姓格林,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每天闯祸!”

    “难道……我不姓…格林……吗,哥哥?”Greg好像被掐住了喉咙,颤抖着问面前的少年。

    “不不是……”wirt还没有说完,Greg就转头跑走了。

    糟了,wirt花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去追。

-

    拐了几个街角,没有看到Greg却撞到了拖着一袋面包的dipper。

   “dipper你有看到Greg么?”“怎么,他不见了么?”“……我不小心说出了事实……”

   “别担心,”dipper安慰似的拍了拍wirt的肩膀,“仙女是不会惩罚说真话的人的。我让叔公留意一下,如果Greg到了糖果屋就带他回家。”

    wirt感激的挤出一个微笑,“谢谢你,可我担心他会跑到森林里去。”

    “那你得赶快了,”dipper看了看手表,脸色凝重起来。

    “今晚月圆,狼人要大开杀戒了。”

-    

-

“不会的。”

wirt攥紧了自己的斗篷。

“不会的。”

他跑进了森林。

饥荒friends

老早之前的设定 上一章

一发入魂

——
——
     “是野狗的声音。”
     “会不会是听错了?”wirt立刻反驳道,不过在侧耳聆听了一会儿后,他也站了起来,掂着斧头护在finn身边,脸色凝重起来。
     但相比他们的紧张,finn显得异常兴奋。 “在哪儿?”他开始四处张望。
    “finn,”dipper责怪道,“你难道没有遇到野狗么?”
   “当然遇到过,只要给我一块肉就可以解决一切!”他信心满满的说。
    dipper提着长矛疑惑得看着他,从马甲胸袋里掏出一小块用树叶包好的肉。
    接过肉,finn几乎是欢快的喊出了声——“wooooooof~乖狗狗?你在哪,快过来!”
    等不及wirt跳起来捂他的嘴,一条黑色的大狗就从树莓丛中跳出扑向finn。
   “没错,到这来!”finn晃着手中的肉把它带离wirt和dipper的攻击范围,接着,他将肉拋了出去,大狗在半空中将其一口咬住,踩到脚下撕扯起来。
    “好样的finn,趁现在干掉他。” 

     然而finn并没有像wirt和dipper想象的那样做,他悄悄接近大狗,然后蹲下身子开始给这个黑乎乎的生物顺毛,轻声说着什么。

     wirt离他最近,惊奇的看到那只大犬,根本不可能驯化的野狗,摇起了尾巴。
    “我要叫你'劫机',”finn大力的揉搓着大犬的耳根,“不过能不能先借我个手?跟着你的'小同伴'让人有点不安。”
    等那狗摇着尾巴转回树林,finn才站起身,用得意的目光看着另外两个人。
 ——
    树林中传来的令人不安的撕咬声后,finn的“小狗”叼着两块肉回来了。
    “噫,怪兽肉。”wirt退后了几步。
    dipper的 眼神在“劫机”与逗“劫机”玩的finn之间流转。
    “well,”最终他还是开口了,“finn你要不要留下来和我们一起?”
——
——
    三个人在这个荒诞的世界里度过了潮湿的春季,又熬过了炎热的夏季,秋季结束之前他们做好了一切过冬的准备,于是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时间流逝得如此之快,每一天每一秒的存活都值得庆贺。不幸中的万幸,dipper还可以感应到mabel的存在,wirt也未曾发现greg的尸骸,这证明大家的亲人也都活着。“出发了伙计们!他们还在等我们去找呢!”finn安慰道。
     无论是wirt在青蛙雨中奋力救同伴,还是dipper递上崭新的工具,或者是finn率领了一大群狗冲锋,都一样令人振奋。虽然他们至今没有听到dipper所说的“玉米片的怪笑”,也没有见过wirt所体内的野兽,但好在他们相处已经非常融洽了。
      要是一直这么下去,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