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unknow(5)

终于快要结束了!!!gleeful×wirt,幕后乌鸡爪bill上线。

入魂

-   

      第二天晚上,在晚餐结束wirt告退时gleeful把他拉下来“亲吻”。wirt发誓那只是简单的“粘膜接触”而已,可是还没有等这个吻结束,mabel,那个蓝西装的mabel,就挥手把房间里每一个角落挂上了彩虹旗。

    “不用,真的不用。”wirt结结巴巴的解释倒起了反效果,mabel‘yooooo’了好长时间,拉着一脸懵的will上楼去了。留wirt和晚餐桌子面面相觑。gleeful把自己埋在一本厚厚的脑科研究书里,连眼神都不赏一个。

     wirt的头又开始疼了。

-

       又过了大概两个星期的样子,无论是wirt还是gleeful家都习惯了这种时不时的“魔力供给”行为。偶尔will会露出“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世道炎凉”的表情,然后就被mabel小姐拽走“再教育”去了,一点恶魔的尊严都没有。

       gleeful坚持自己曾经见过wirt,并一直催促wirt好好回忆。但是wirt怎么也没有印象。在和弟弟溺水后,有大概三个月的时间在床上昏迷,也许是那次事故使他失去了记忆。自那之后Greg患病,自己被当做“厄运”看待。

-

    “先不说我是怎么被beast缠上的,gleeful又是怎么得到力量的呢?”某次用餐时间,wirt问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年。

    “是啊是啊我也想听听。”mabel竟然也附和,“你那次从树林里神秘兮兮的拿回来两块石头,也不说是在哪,怎么样。”

    gleeful有些迟钝的放下勺子:“我……拿回来两块石头?”

    “开什么玩笑,你难道忘记这件事了么?”mabel拍桌子大叫,“乱改别人记忆就算了,连自己也不放过就太可笑了。”

    “嘶……”gleeful扶住自己额头,“我没有想过……我现在想不起来了。”他痛苦的用指头按压自己太阳穴。

      “我想不起来了。”

      这句话的带来的震惊可能比will给mabel告白还严重(如果他有那个勇气),以前这句话一直是wirt在说,这次轮到gleeful就有些让人不安了。两个人同时失去记忆,mabel也不知情。

      就在一片令人不安的沉默中will开口了“可能是有人故意制造了记忆屏障,阻止你们去思考,关于大脑的魔法可有很多……”

      “应该能破解。”gleeful点点头,wirt看了他一眼,注意到对方眼里闪烁着光芒。有点不像gleeful了,他歪头观察着。

      “据说啪一阵,有利于记忆恢复。”刚才一直没说话的mabel突然贼兮兮的开口。说完后她又拽着will上楼了。

       “过来。”gleeful突然对wirt招手。

       “什么?”wirt吓了一跳。

       “今天的魔力供给。”
       “噢。”wirt乖乖的过去了。

      -

【也许有车也许不会有车但是没办法这里就是关灯了】

-

      wirt倒在床上前还在抱怨mabel的破主意,可当他坠入梦乡,一切都变了。变成beast,遇到gleeful,再被dipper拯救,时间线被刻意打乱了,而这一切的凶手毫无疑问已经明了。修改记忆,篡改四维时间线,他还记得beast记忆中beast与那块刺目的黄色三角形的谈话,该死,自己和dipper就这样被耍了。

    他睁开眼睛,顾不得腰背的疼痛,披上毯子就冲下楼。gleeful姐弟,不,应该叫pines姐弟已经备好了热茶等在下面。

    “我想起来了。”他说,却不小心一脚踩在毯子上,眼看就要摔倒,忽然一团蓝光托起他,然后连人带毯子一起裹好送到gleeful怀中。

    wirt抬眼,对上的是重力泉晨曦一般的目光。

-

tbc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