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finns眼睛集合

关于描写5f眼睛的练习,个人感情,非常文艺_(:зゝ∠)_

finn,fern,ice finn(if),费罗娜与她同人世界里的同人finn小哥(flynn)

清明快乐√

    感谢来自ooo大陆许愿神的赞助还有小伙伴们的倾力协助,在集5f活动中我有幸受邀,参加了由来自五个不同世界的finns举办的茶会。

    这次茶会的主题与“谁是主世界的finn”无关(因为要照顾两个“同人”的感受),在此同样向ik与iq致敬。

-

    曾有成百上千次,我做着瑰丽的梦。finn用电音歌唱,fern轻点拍子为他伴奏,if坐在草地上舔冰淇淋,费罗娜欢呼着“去冒险吧”,Flynn把眉头扭成一团表示怀疑。

     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以至于我失去了方寸,呆坐在椅子上。幸好,由于普斯莫“猴爪法则”的影响,他们并不会注意我。于是,捧着浣熊雅克泡的茶,面前摆着蔻克烙的饼,我充满了决心。

    我要将自己溺死在finns眼中的蔚蓝里,不愿醒来。

-

     在北方的城市,积了一冬冰雪尚未融入泥土,但冬日的阴霾已经一扫而空。但这时候的天空还不足以与finn的眼眸相比。若再向南方游览几千公里,有个地方阳光灿烂得如同他的金发,也只有那里的天空才值得男孩注视。空气纯净得像玻璃,正如finn的眼睛一般,我以为能透过他们看到繁星,结果却在一片天空的湛蓝中迷失了方向。

-

     然而当我无意间瞟到坐在finn身后的if的时,所有的喜悦与兴奋都一并褪去。与他对视,我感觉我又回到了冬日。

     if的瞳色让人联想到“冰”,蓝色经过不知名的烟雾笼罩,浅得几乎与眼白融为一体。我不是一个擅长分辨颜色的人,只能干读他的眼神。寒冷扼住了if的喉咙让他无法开口,于是悲伤和绝望就从中流露出来。受他的影响,我也渐渐感到了不安,我无法回应他的求助,这使我愧疚,而这种愧疚又要将我凝固在椅子上。

-

     “嘿if,要来杯热茶么?”谢天谢地,fern救了我们。他递给if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或多或少让if暖和了起来,而我也有机会窥伺fern的眼睛。

     难道finns的眼睛一定要是蓝色么?不是。fern作为草构成的天使,瞳色自不可能是正蓝。那看上去像是蓝色,却又偏向绿,明明是冷色调,却让人觉得温暖。朴实得犹如一汪池水,周围环绕着树,就是这么宁静。

-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与fern相比,和flynn的对视就显得更惊心动魄一点。他很快把视线调开了,而我的心还在狂跳。我怀疑他有虹膜异色症,眼珠边缘布了一些细密的金线。不过既然说了我对颜色不敏感,还是挑明他眼睛给我的感觉来得快一些。

     你见过最深的海沟么?你见过暴风雨来临之际的海面么?你见过闪电破空而下劈入波涛时的景象么?我在flynn眼中都见到了。他那比海蓝还要深沉的虹膜,翻滚着波涛,而波涛中央,是几千米深几万米深的瞳孔。热烈的理智,这听上去很不靠谱,但是相信这位少年足以掌控全局。

-

     费罗娜当然不会放任flynn如此早熟,她偷偷接近flynn,然后突然从背后把对方的头套拉下去。

    “嘿!!!”flynn抗议起来,他失去了视力,只听见费罗娜的窃笑以及finnfernif的大笑。

     “你眼睛里揉的是什么,flynn老兄?我可不记得冰雪女王有打碎过镜子。”①费罗娜语气顽皮极了。

     flynn好像还在生气,没等头套正回原位,就开始整理西装,看样子是要提前离开。于是费罗娜笑盈盈得帮被捉弄对象整理头发。这算个道歉,flynn作为回礼拧了一下她的脸颊。哦天,flynn其实也没打算走,他只是想近距离看看费罗娜而已!

     少女用爽朗的笑容换来了flynn一个发自真心的微笑,在那一刻,我好像明白为什么马修与口香糖王子那么喜欢和她在一起玩了。对于吸血鬼,她就是阳光,在漫漫长夜中唯一可以关于晨曦的想象;对于一国之君,她就是风,带来了书中体会不到,塔楼里眺望不到的远方的讯息。费罗娜的眼睛眯成了一条水渠,神采像溪流中的水一样流淌出来。

-

    “你的愿望实现了,”普斯莫的声音适时响起,“现在是我的猴爪。”

    于是我从梦中醒来。

-

end

-

-

-

①童话故事【冰雪女王】,里面有一扇镜子,打碎后的残片到人的眼睛里,看到的东西就会丑陋,那个人的眼神也会冰冷。飞到心里,那个人的心就会冷漠,感受不到爱。

-

期待下次的集5f活动。

评论(1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