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驼

圈多嘴杂冷cp,自割腿肉嫖wirt_(:з」∠)_

morty说他愿意进入bad end friends

这次带morty玩,morty视角,加入BEF的场合。

-

  “很久没有你这样的家伙来了。”拥有发光黄色眼睛的男孩推开了厚重的木门,他的语气轻巧的令人不安,对于你的来访,他表现的实在是过于愉悦了。

  你按了按腰间的枪,如果门打开迎接自己的是一排警察、一群暴徒,或者rick议会,就用它先打爆你面前男孩的脑袋。

    但只有一片黑暗,门后是沉寂的,灰尘混合着一股年代久远木头的气味泄漏出来。你熟悉这种空气,在某个小星球的一个小车库中,这种气味陪伴了你多少年。

  “进来吧。”男孩打开了灯。照亮了离你不远的地方,是一个小吧台,你迟疑了一下走过去,为自己拉开个位置坐下。

  这个空间相对你的飞船更宽敞,吧台两旁分别是一块放瑜伽毯和瑜伽球的空地,和几个高顶天花板的书架。但你还是把视线聚集在吧台里的男孩身上。

  “我希望你没有在耍什么花招,bipper。”

  “花招?”男孩抬眼看你,似乎觉得这句话好笑极了,“花招是没有,不过我们这里身上可以长花的到有一个……wirt?!”

  他突然提高了声音呼唤着什么,你猛的站起,手又搭在了枪托上。你见过各种情况,和宇宙中各种生物打交道,有时被突然绑在椅子上,有时被突然出现的刀刺穿,你有足够的理由小心。

  但是,今天不行。你强迫自己把手拿开。今天绝对不行,无论如何,绝对不能,绝对不能……你还有更重要的事,不行,不行。你告诫自己。

  “放肆了,bill。”软木鞋跟踏上地板,你甚至不知道那个长角的少年从何处出现,“什么时候轮到你驱使死亡了?”

  “在你允许我叫你wirt的时候?”bipper撑着头冲wirt笑。

  “那就叫我beast好了。”wirt看上去被激怒了。

  “wirt~”

  “beast。”

  “wirt。”

  就在你思考要不要打断他们争执的时候,第三个人出现了,你感觉到一阵冰冷旋风刮过,哗的一声就裹到了wirt身上,挂在他的角上。

  “wirt……你为什么不陪我玩了…”那是个看起来和你差不多大的孩子,说话的语气却像从动画片里摘出来的。

  曾几何时,有个人也这样嘲笑过你的语气?……该死,别想了。

  “会有人陪你的。”bipper不耐烦的对那个孩子说。

  “别这么任性ice finn,”长角的少年倒是温和的不可思议,把挂在自己角上的孩子取下来并帮他把头发别进王冠里,仿佛侍奉一个小王子。“可以帮客人到点果汁么?你可以在里面加冰。”

  “yeah!”那个被叫做ice finn的孩子欢呼一声在你眼前消失了。

  “好了,bipper你叫我有什么事?”wirt问bipper,“我记得与人打交道是你的事。”

  “但这次不同,morty你告诉他。”bipper示意wirt看向你,你感觉不到wirt的眼神带有任何温度。

  你沉默了一秒:“我需要你帮我复活个人。”

  “哈哈哈……”出你意料的,wirt的眼神竟带上了笑意,“身为死域之主这很简单,但是bipper有告诉过你这需要代价么?”

  “我愿意支付我的任何东西。”

  “well,那就很简单了。”bipper开口,他的双手腾起两团火,分别伸向wirt和你,火光照的他像条吐着芯子的蛇。“真狡诈。”wirt评价了一句,握住了其中一只。

  “以留在这里的代价,复活某只老海龟,这个条件可以接受么?”他询问。

    你的声音冷酷到发涩:“就这么多?”

  “嗯……希望你加入后能带上你的眼罩。”bipper说。

  “成交。”你握住了他的手,蓝色的火将你吞噬了。

评论(5)

热度(62)